主页 > 星座 > 运势大全 > 星座运势 > > 湖南衡阳算命街打周易旗号发证书认证预测师

湖南衡阳算命街打周易旗号发证书认证预测师

  • 发表日期:2018-07-10 09:50 |
  • 来源 :未知 |
  • 点击数:
  •   来到湖南衡阳,两条算命街都容易找,也容易区别。街面上摆两板凳,杆子上挑一张塑面纸旗,“某半仙”或“断前后吉凶,测终生运气”,算命先生大多五六十岁,且有目双瞽,算命一次3~5元,不仅风雨有阻,来了的,端起板凳便跑,生意并无保障这是摆摊算命一条街。另一条叫开馆算命一条街,有店堂,有匾额,有更招摇的,店名前大都加有“衡阳市周易研究会”名头,算是“正规”的经营,没人敢来说三道四,店名也够气派,如一家叫“银河预测馆”,似乎天上的命运没有不能算的;还有一家公开打出广告,“人生命运信息预测俗称看相算命乃中华民族古老优秀……然而人绝没有如似仙算神测样样而准的万能超级相师”等等文字,琢磨半天,不懂,只好叹道:这开馆算命的,有学问。

      摆摊的算命先生说记者“八字”一般,所以命相也一般,“你顶多能做到副处长,比县长大一级。”这就完了,要了4元钱。之后他又说:“我再给你画个符吧,官运亨通,你随便给钱,33元、66元都可以。”

      开馆的洪师傅“专业”多了,有“衡阳市周易研究会副会长、高级预测师”等头衔,所以跟他讨价还价半天,还是要收30元。他预测记者“有发大财的命”,问“财从何来”,他说“那你想都想不到,突然哪一天,人家可能一句话,你就发财了”,说着他朝地上吐了一口痰,然后说道,“你这个八字,明后年来算,我就要收300元”,因为“那时好运就来了”。”他随手递给记者一张名片,画有一个小小的图:“这是开了光的,你带在身上,保你出入平安。”记者把名字告诉他,他写下来瞅着,摇摇头:“你这名字不行,早就应该改了,不然会影响你的财和官运。”问改名多少钱,“88元”。

      记者对他们的学问是否能还是有疑问,便信步走进南华大学附近的一家“易学预测中心”,一看价格,唬了一跳:算八字80元,风水催文昌500~888元,风水催官催贵则高达3300~33000元,而且“不讲价”。于是算命变成了采访记者算不起这个命。

      店主人姓赵,68岁,在中学做过老师,在担任过办公室主任和工会,如今号称“当代易学家”,也是周易研究会副会长,所以一开口便气魄不同:“数学家莱布尼茨据《周易》而发明了计算机,新加坡、韩国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也是得益于用《周易》。”这是往大处说。往小里说,例如她本人,可以通过测风水助人考上大学、发财。她收费最多的一次是6万元,帮一位较高级别的干部“催官”。“如果你一定要我催官,我最初只收3000元”,然后,她会查看对方住房、祖坟风水,收集资料,整理研究。在“催官”的时候,如果需要一只乌龟,她会让对方用红线把乌龟的四肢和头绑起来,选择一个没人干扰的时辰去放生。“操作的时候,我在家里用手机指挥。”她说,“我说乌龟动就动,不动就不动,你三次把它放进水里,我说它会三次回头爬到你脚下。如果实际情况和我说的一样,催官就差不多了。”这时,她会再收一万元,剩下的钱等那人后再要。

      记者希望她举个成功之例,她生气了:“你不要打听官员隐私,干我们这一行的,不能透露谁来算了。搞玄学,你绝对不能钻我的,不然就别来找我。”

      傍晚时分,记者再次来到算命街,走进一家预测馆,看到图边竖着一块广告牌,黄底黑字,格外醒目:“你想知道过去未来现在日常生活中的祸福、吉凶、工作是否顺利、是升是降、前程如何、生意场中是否失意、衰起跌在何时、你与子女的名字是否吉利等等,本预测师为您指点迷津,达到趋吉避凶,如愿以偿。”记者不禁感叹:此地的营生,何以如此?

      衡阳市有两位退休官员,一位叫王秀文,今年71岁,曾任衡阳市助理巡视员,享受副厅级待遇。一位叫李桂生,也已从市医药局局长任上退休。不到两年前的2004年9月19日,两位退休干部牵头,在衡阳成立了一家周易研究会。顾名思义,周易研究会自然要搞周易研究,但该会更上一层楼,不仅研究,而且致力于应用。《周易研究会章程》指出其业务范围,包括:“应用易研,搞好信息预测与咨询,为当代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大众服务。”如何“应用易研”呢?记者了解到,主要就是到社会上算命看风水取名字,其专业语言是“从事周易信息咨询预测工作”。哪些人可以从事这等预测工作呢?当然是“预测师”。哪些人有资格成为预测师呢?很简单,只要你交100元,能通过周易研究会举办的考试,就能拿到一纸“预测师资格证书”。如果你再交300元会费,就能顺理成章地成为研究会会员了。所以,该会在不长时间里,迅速膨胀为很有规模的研究会,包括9名常务理事,14名正副会长(含一名秘书长),共75名会员。

      “周易研究会”即将成立,许多算命摊贩们为此欢欣鼓舞,以为从今往后可以经营业务,不料立刻遭到当头棒喝。研究会成立当日,会长王秀文严肃指出:要搞好信息咨询、预测市场的整治规范工作,不准当街摆摊设点。衡阳市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刘同胜也发表讲话:“周易研究会成立以后要实行归口管理,没有加入研究会的,不能对外开展活动,更不准打着‘周易’的招牌搞。”一个月后,周易研究会向会内外发出通告:“取得我会颁发的周易专业技术职称者,才准许从事周易信息咨询预测工作”,否则,一律“视为非法活动,应受到查处和”。通告还指出,将由周易研究会牵头,会同市行政执法部门、(国安)执法部门、业务主管部门,联合成立“周易市场整顿与规范领导小组”。总之,你想从事算命等业务,还想打出“周易招牌”,那就一定要取得周易研究会颁发的预测师资格证书,那你自然就不是从事业务了。

      2005年2月19日至28日、5月9日至30日、7月10日至28日、9月19日至21日,周易研究会未经劳动部门批准,擅自在衡阳市附近的周易咨询服务中心开办了4期培训班,每期20人左右,共收费3325元。授课都是已经拿到“高级预测师”证书的周易研究会,授课时间为晚上7~9时,听一堂课5元钱(资料费另收),授课内容为“四柱、风水、六爻”等等学问。

      采访中,有当时回顾了学习过程:“老师会将备课资料复印给大家,从理论讲起,然后大家出题目(如八字、卦)来算,各抒己见。”对同一道卦,们往往有不同看法,争论不休,“就像医生会诊一样。附近有居民常常站在门口一听就是两个小时,他们见我们报出一个八字,能说出这么多东西,感到很惊讶。嘿嘿,我们自己也很兴奋,因为我们以后要干这个,现在找到理论根据了。”但后来,这样的理论在实践中被证明没用,一位当年的说,“我后来给人算命时,说,我来算算你的‘命理’,这样说起来多‘学术’啊,可来算命的人,听不懂,我只好告诉对方,‘就是看八字’。”

      一位当年的考试评委对记者说:“学的是什么就考什么,主要是四柱和:找一个人的生辰八字,算出他的运程;出四道卦,算出其财运、官运、婚姻、家庭等情况。有的人不懂这些,可以当场看手相,也能获得证书。”2005年3月以来,共有42人参加考试,其中35人通过,产生了15名高级预测师(考试成绩达到81分以上),12名一级预测师(71~80分)和8名二级预测师(60分以上)。

      这么一考就真懂周易了?就能从事预测了吗?针对记者质疑,周易研究会法人代表、第一副会长李桂生肃然道:“考,当然比不考要好。发证是会员的迫切要求,能证明他们懂易经。”但曾担任评委的另一位副会长向记者透露,其实也有那什么都不懂的,也成了预测师。一位评委的儿子,只学了一年左右的预测功课,竟在考试中获得了96分的好成绩,和他爹一样成了高级预测师。

      经过一年多的学习、考试,2005年9月,在周易研究会成立一周年时,会长王秀文在其会刊《周易天地》发表文章称,研究会是衡阳市易学界同仁的家,“在‘家’的组织下,调查摸清了家底,组织易友们学习、考试、评审,对成绩优秀者颁发‘预测师’、‘高级预测师’证书,使他们有了合格、的身份证明。”“对部分开店设点进行预测咨询服务的易友,经考试、考核合格、发有证书的,‘家’又帮他们到有关部门审批,注册登记,使他们成为的、受法律法规的二级法人单位。这样就可以正大地经营了,再没有谁去干扰了。”

      打着周易旗号的衡阳占卜业务就这样轰轰烈烈、合理地开展起来,衡阳市的“周易预测馆”如雨后春笋般在“预测”街上出现。如今,在拿有预测师证书的35人中,有32人在开店,其中19家店铺是周易研究会的分支机构,已在民政局登记注册。

      周易研究会副会长、高级预测师饶国正说:“这等于承认我们了。这会让生意更好,会有更多人相信你。”他曾是纺织工人,算命11年,曾被罚过款。这位算命先生今非昔比,早将自家店铺作为社会团体分支机构,在民政局登记注册,有效期4年,名称为“衡阳市周易研究会正老字号取名室”,从事“学术研究和咨询服务”。

      还有一位“预测师”叫唐丫钦,店名“理钦预测馆”,取“道理清楚,使人钦佩”之意。2003年,她的店子除去每月800元房租和水电费,纯收入仅有200至400元。成为周易研究会常务理事、怀揣预测师证书后,她明显感到“生意好多了”,如今纯收入稳定在1000元左右。她还能感觉到的一个变化是顾客心态:“那时没有这么好的气候,顾客总带着寻开心的感觉,认为我们是在混饭吃。”周易研究会成立后,和都报道了,“顾客认识提高了,觉得我们是有真才实学的人,特别是有文化的更能理解接受我们。”

      2005年元月,人称“刘半仙”的刘立生以200元的月租开起了店子,但这位民政局下属企业的工人,只断断续续在里面待了两个月,更多时候,他会拉下店铺卷帘门,手执绿色铁拐杖,敲敲打打,摸索到十几米外的马边,放上躺椅,在凳子上搭一面绣有“算命如神”四字的红色锦旗。而刘立生的店铺旁边就是梁某开的“古式命测馆”,馆舍正面和两侧墙上挂有6块大招牌,其中三块是放大了好几倍的一级预测师证书。梁某已开店3年左右,原是摆摊卖早餐的农家妇女,如今称“周易研究世家传人”。

      实际上,周易研究会成立一年多后,其主管部门衡阳市社科联便看出了问题:该会在办会方向上出现了偏差,没有突出学术研究的办会旨,而是侧重对周易的“预测应用”,“特别是以研究会的名义发放‘预测师’资格证书的做法,在社会上造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但此后较长一段时间,问题并未得到解决。

      原因很简单:衡阳市周易研究会思想不通。研究会第一副会长李桂生说:“看八字算命是不是,这是学术问题,可以讨论,不能一。”他感到不理解的是,这个行业几千年来都存在,“说明是有生命力的,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扣个帽子?”

      记者采访所及,真正言词激烈地指斥周易研究会“挂羊头卖狗肉”的,是无证经营“预测馆”的算命先生。

      李振在南岳衡山做了13年,8年前还俗,开了一家“预测馆”。2006年4月下旬的一天,两辆车载着周易研究会的副会长、国安执法大队和民政局的一些人来到他的店子,带来一份“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对李振“违规从事预测咨询”的行为作出“立即停止活动、经济及行政处罚”。李振对记者说,“他们态度很,要我马钱办手续,否则就要把我的牌子砸掉。”这些牌子包括衡南县文化局颁发的《文化经营许可证》以及《教活动场所法人营业证》。还有人要打李振,他报警。李振告诉记者,他收到过三次处罚通知书,其中包括周易研究会开的处罚单。他至少报警三次,多次找过相关部门的领导。他地说,“周易研究会是的。”但李振同样是算命先生,这样的指斥没多大力度。他倒是坦言:“没有一个‘算命先生’能算准某个人的命运,顶多20%的准确度,但那是谁都能猜到的。”

      今年5月初,周易研究会的做法被后,成为公共话题,当地有领导认为,这影响了衡阳市形象。几乎整个5月,衡阳市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刘同胜都忙着向劳动局、社科联等部门了解情况,准备材料,向领导汇报,“没做别的事”。

      5月25日,市民政局做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准备撤销周易研究会,认为它颁发的预测师证书助长了活动。但直到记者离开衡阳前的6月19日,许多“预测馆”还在正常营业。

      全部了又怎么样?用周易算命,这是科学预测还是,不仅在衡阳,就是在全国似乎也没个权威说法。在互联网的搜索引擎里,敲上“周易”二字,170万个相关网页便呈现眼前,一个一个点开去,几乎全是讲述“周易算命就是科学”的内容,直到记者的手指都点击得僵直了。

      也许总有一天,会有一些如假包换的易学大师告诉我们,周易算命与科学预测究竟有什么区别,从而正本清源,科学就是科学,民俗就是民俗,就是,泾渭分明。但打开电视,只见一位易学大师正在电视大讲堂上,振振有词地大谈“周易科学与风水预测”。由此看来,正本清源之,正长。

    分享得大奖!

    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女性热点: 周易算命流年运势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乐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