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星座 > 心理测试 > 事业 > > 去德安里 看府第式古村

去德安里 看府第式古村

  • 发表日期:2015-08-12 11:06 |
  • 来源 :未知 |
  • 点击数:
  •   您可以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您可以在手机国搜客户端继续浏览本文,并可以分享给你的好友。

      “记住乡愁·最美古村落”之行最后一站落脚普宁德安里。坐落于普宁市洪阳古城、有140多年历史的德安里古寨,在众多令人称叹的潮汕传统民居之中,它以罕见的“百鸟朝凰”建筑格局,创造了一个建筑典范。

      然而,夯实的寨墙宅第和厚重的层层屋瓦,却难抵风雨的蚀害和现代文明“”的。迈入德安里之门,聆听守护者们捍卫古寨生态的故事,但愿这是最后的乡愁——

      故事·人文

      壹 

      “百鸟朝凰”举世惊艳但曾乏力

      吴流生退休之前,是普宁市场物业管理局局长。正是他,硬是把普宁市洪阳镇的德安里古寨从几遭湮没的危机中出来,并入选为首批“广东省古村落”、第五批“广东省文物单位”。对此,吴流生开玩笑说:“自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却管成了正事。”

      吴流生与德安里古寨结缘,源于其摄影“发烧友”生涯。2000年前后,背着相机走访过云南、浙江、广西、贵州等地古村落的吴流生,蓦然发现:自己长期生活工作的普宁,就有一座让人们心醉神驰的古村落——德安里古寨。这座国内罕见的府第式古村,位于有370多年县治历史的洪阳古城里。

      德安里古寨始建于同治十年(公元1871年),是清朝广东水师提督方耀及其兄弟历时20年营建而成。它占地5.9万平方米,建筑面积3.2万平方米,房屋总数773间,布局罕见:内为府第,外有沟渠寨墙环绕。它作为传统民用建筑的范例和潮汕围寨建筑的典型代表,被编入华南理工大学建筑系的民用建筑教科书中。

      德安里由老、中、新三寨组成,每一部分都由许多座又有机联系的建筑物组成,几集潮汕民居建筑样式之大全。其中,老寨总体建筑布局为“百鸟朝凰”,中寨和新寨总体建筑布局为“驷马拖车”。

      所谓“百鸟朝凰”,“凰”就是主祠堂。主祠堂的左右是小祠堂,而在主祠堂之后,依次为“五间过”、“大下山虎”、“四点金”等建筑,这些建筑从三面护卫着大祠堂。而大祠堂两侧,依次排列着左右对称的“三厅亘”和3座“下山虎”,之后是横排着的7座俗称为“后七座”的“下山虎”,最后则是坚固的围合寨墙。

      “下山虎”是潮汕府第最基本的构成单位,以大门为嘴,两个前房为两只前爪,称为“厝手房”;以后厅为肚,厅两旁的两间厢房为后爪,从高处俯瞰,状若蓄势待发的下山猛虎。在“厝手房”前面再加两个前座,就成了用于压角的四合院“四点金”。

      所谓“驷马拖车”,“车”是居中的大祠堂,“马”为左右两边的四座次要建筑,这样坐在“车”上的列祖列就由居住在两边象征着“马”的子孙牵引着,轰轰隆隆从远古走来。

      不论是“百鸟朝凰”的布局还是“驷马拖车”的设计,主人显赫的家世与家族荣耀昭然若现。而以大祠堂为核心的建筑结构,也深合潮汕人秉承“营宫室必先祠堂,明法”的中国传统礼教之道。其中,像“百鸟朝凰”,更寓意着一种传统孝道。在传统文化中,雄为“凤”,雌为“凰”,“百鸟朝凰”之名,表达了方耀兄弟对母亲林氏的孝敬。吴流生介绍说:方耀之父方源病卒于军中,其母因乐善赈灾被诰封为一品太夫人,成为方耀家族德高望重的当家,为家族的兴旺作出了很大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中寨的主体建筑原是规模巨大的“五厅亘”祠堂,拥有五厅十天井,后因“风水”关系改成“三进”(三厅)格局,但建筑面积仍然达1480平方米,仍是当地最大的祠堂。祠堂大厅的栋梁,均是水桶般粗的杉木,在潮汕地区甚为罕见。

      历经140多年的沧桑巨变,这座古寨的整体建筑仍保存完整,但由于年久失修,管理不到位,居住和使用单位乱搭、乱拆以及污染等的影响,曾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未能得到有效和开发。从2003年开始,吴流生多次向上级部门提请对德安里古寨加以,还亲自拟定了一套方案。几经波折,2007年,普宁市召开了联席会议,专题研究了德安里古寨的工作,决定成立一个领导小组,由普宁市场物业管理局设立德安里物业管理处,负责古寨的和修缮。吴流生欣然受命,一直干到2011年从物业管理局领导岗位退休下来。如今,他仍继续担任德安里博物馆馆长一职。

      贰

      为古寨的新生吴流生在奔忙

      德安里户籍人口约500人,目前仍有100多人居住,主要集中在老寨和中寨。记者到访老寨时,正值傍晚,落日余晖下,见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小女孩抱着一部手提电脑,正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认真地看着什么,门里飘出了母亲炒菜做饭的阵阵香气,好一幅古村新生活的画像。

      和这两个生活气息依然浓郁的寨子相比,孑然而立在寨墙之外的新寨,就显得苍凉凄冷多了:寨外的大埕荒草丛生,一对苔迹斑驳的石狮静默地凝视着。由于寨门紧闭,吴流生领着记者一行从火巷侧门穿入新寨的主祠堂“承先堂”。“承先堂”里,不知名的野草沿着石板的缝隙疯长。两侧厢房的雕花木墙板大多已难寻踪迹,剩下的也残破不堪,主殿楹梁上原本精美的金漆木雕更是荡然。令人扼腕的是,后厅的屋顶竟然坍塌大半,仅存的两根粗大的横梁斜斜地从屋顶耷拉至地面,瓦砾、梁架上遍是焚烧过的痕迹,悲怆颓然的气息萦绕在残垣荒墙间,挥散不去。

      现年75岁的方梓乔是寨主方耀的后人,他说:“我小时候常常在里面玩,屋顶的木雕装饰很精美,这座祠堂跟别的祠堂不一样,它可以住人,因此一直是村里的文娱活动中心、信息交流集散地。”吴流生接过话茬说:“每一次走进这里,我心情总是久久难平。”

      新寨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之后,就一直作为镇的办公场地,后镇迁走,新寨被出租给人办家庭作坊,结果,在2000年引发了一场大火,导致大祠堂被200多平方米,寨子坍塌面积达300平方米。后来祠堂边的宅子又“进驻”了一家废品分拣厂,工人将旧门窗拆下,当作地板垫摆放空啤酒瓶。“有一次,一位工人搭竹梯攀上屋顶,敲下几块木雕,准备用于烧火做饭,被我大骂了一场……”吴流生愤愤地说。

      接手德安里古寨管理和修缮之后,吴流生投入了极大热情与大量心血。市场物业管理局每年上缴财政收入中,有20%会被回拨回局用于修缮市场,吴流生在征得上级同意之后,每年从这笔经费中挤出10%的资金用于修复德安里古寨。从2007年至2011年,投入的维修经费达500多万元。此外,吴流生还将老寨、中寨的6座宅子成两座博物馆、两座古玩墟和两座美术馆,并将寨内的一些民居改建成3家客栈,每间客栈可住七八位客人。

      在“德安里美术馆”一侧的幽深火巷里,在不改变两旁建筑物外观的基础上,吴流生别出心裁地在青石板上“烙下”方泽浦、方楚雄等十几位岭南书画名家的“足印”,让古老的德安里与当代艺术“星光大道”两种元素交融相映。

      近年来,德安里先后筹办了以“中国古村落德安里”为纽带的书画、收藏艺术大型交流活动,成功地向推介了德安里古寨这张文化名片。

      让吴流生欣慰的是,德安里新寨的维修方案与规划图已完成,目前省、市财政拨付的200万元维修经费已到位,争取今年年底完成立项,明年开工。

      叁

      七旬老人为先祖驳诬正名

      当年,在参与太平运动的广东武装力量中,“潮勇”是一支强大的地方武装,而以方耀为代表的方氏家族则是其中的重要力量。

      方耀有6兄弟,自己除了一个亲生儿子方廷珍之外,还收养了19个义子。从1871年起,在整个家族的倾力支持下,老寨建设开始。随着家族人丁兴旺,兄嗣随后又在老寨旁新建了中寨、新寨。

      方梓乔的先祖,是方耀19个义子中排行第二的方廷章,算起来方梓乔已是方氏家族的第五代传人了。与武将出身的方耀不同,方廷章这一脉可谓是文人辈出:方廷章是廪贡生,生前曾在负责管理义父方耀创办的潮州会馆,随后回家乡创办崇文书院授业,又与方耀合办了三个墟(市场),以墟场收入来支持方家所办的书院、孤儿院、弃婴堂等机构的日常运营。

      方梓乔是教师,从事了一辈子教育工作,他教得最多的科目是历史课。“为何选择历史?因为这对我研究祖先的历史、晚清的经济史大有帮助。”方梓乔说。

      退休之后,方梓乔收集了大量与先祖方耀以及古寨相关的史料,参与编写了《德安里》一书。在编写过程中,方梓乔经过多方考证,发现了历史文献和史学评价在对方耀的述说上有。比如,有史料指称方耀为了给自家建寨创造条件,诬指马院桥乡民为乱匪,进而“清乡”和“火烧马院桥”,在屠戮乡民的废墟上建成德安里。2006年,方梓乔从国家文献中心找到了《曾国荃奏疏》,为反驳关于方耀徇私牟利、滥等不实提供了确凿论据。在《曾国荃奏疏》中,方梓乔找到这样的话:“查普宁县属马耳桥(注:即马院桥)、永安乡二村,自咸丰四年兵燹,遂成丘墟。其时方耀并未在籍带勇,两处居民非该总兵所能尽行驱戮。”

      方梓乔说:“咸丰四年是公元1854年,而方耀兴建德安里老寨是17年后的事了。如此明显,是当时被方耀了既得利益的官绅的,但一直没能得到,以至讹传讹到今。所以,每当获得关于方耀历史功绩的或客观评价,我都会激动万分,因为历史的在我手中得以还原。”

      故事·名人

      一代名贤多建树 生前身后蒙尘垢

      在我国近代史上,李鸿章、曾国藩等一批清末名臣,均是历史学界毁誉参半的争议人物,而潮汕名贤方耀也是这样的人物。方耀是普宁县城洪阳西村人,生于清道光十四年(1834),国学专家饶颐在38年编纂的《潮州先贤像传》里就有他的专章。

      方耀和四弟方勋是清廷在编的武官,其他兄弟也都先后受到清廷的赐封。方耀骁勇善战,在太平军残部中发迹,被《清史稿》誉为“谋勇将军”,并被清廷赐号“展勇巴图鲁”。

      方耀曾任潮州总兵,在此期间,他“清乡办积案”,匪众三千余人,这也是他后来背负“借办积案,滥”、“民膏”等的来由。不过,据潮汕当地的历史学者黄赞发等人的实地考证,结合诸多史学资料,了方耀“清乡办积案”只是对历年越货的盗寇进行。当时百姓为感念方耀整治社会治安的功绩而修建的“方大人公庙”,至今香火未绝。

      针对有关方耀的负面评价,中国史学会理事、广东历史学会常务副会长李鸿生教授说,对历史人物评介应该全面客观,要以科学的方法追根溯源,还原真实的德安里和方耀。

      1883年,中法战争爆发,方耀受命驻防钦州,“充海防全军翼长”,次年署理广东水师提督。他在驻防虎门时,大举营造新式炮台,亲自临阵指挥炮战演习。法军曾进犯广东,见虎门至珠江口一带防备森严,遂转攻福建。

      在此期间,朝廷曾派彭玉麟到广东督察海防,彭巡视后复旨奏称:“粤有方耀,可高枕也。”张之洞也曾举荐方耀,称其“智勇深沉,身经百战,声威赫然,畀以事权”、“必能为八闽藩卫”。1885年,方耀被实授广东水师提督。

      方耀不仅仅是一介武将,他还是潮汕地区文化教育的积极推动者和实践者。在任潮州总兵9年期间,方耀到处倡建督修书院和书塾。据不完全统计,由方耀督建督修的书院达数十所、乡校和私塾上百所,建校资金基本由他拨款、捐资或筹资,并多方为书院筹办校产。

      为资助家境窘困的学子赴考,方耀倡建了潮州文祠基金;在广州建潮州八邑会馆,作为潮人往省城升学、求职的公寓;还创办了广雅中学的前身广雅书院。方耀这种崇文重教的,薪火相传,生生不息,一直在德安里古寨得以继承与延续。

      除了在文教事业上的建树,方耀在修堤浚河、围海造田方面的业绩,比之历代治潮官员毫不逊色,尤其是在围海造田上更具创新。方耀吸取当地农民围垦的经验,调遣驻军开赴海滨,并招募邻近乡民参加大规模围垦,仅在潮阳河溪、揭阳地都便围垦了近万亩农田,还建成了一条颇具规模的新村,并亲自命名为广裕村(即今光裕村)。如今该村还保存完好的两姓公祠“方郭公祠”,正是为了纪念方耀与另一位出资建村的乡绅郭廷集而建的。

      1891年7月7日,方耀因中暑卒于江浦行军途中,时年58岁。《清史稿》对方耀的评价为:“善战兼谋勇,尤善治盗,民多感颂,兹故并著之。”

      故事·美食

      蘸着甜酱油吃猪肠胀糯米

      洪阳粿汁:这是一种在当地小食店随便可见的小吃。它用70%的米浆配30%的红薯粉精工制成粿皮,吃时将粿皮切成小菱形状,放入沸腾的开水中煮,再加上各式佐料,如猪心、肉丸、肉卷、鱿鱼丝、粉肠、葱花,极为可口。

      菜粿(无米粿):当地孩子们极为喜爱的一种小吃。它用番薯粉加工制作成皮,以韭菜、南瓜、竹笋丝或白菜碎末为馅料,捏制成一个小荷包状,蒸熟后可蘸酱料吃,也可在油锅里煎炸成酥脆的“煎粿”。

      猪肠胀糯米:将猪直肠淘洗干净,将猪肠一端用线捆扎好,并将配制好的糯米、花生仁、香菇丝等配料填塞进猪肠内,再用丝线将另一端扎紧,放入汤料中煮熟。捞起沥干后切成细片,蘸着潮汕地区特制的甜酱油吃用。

      故事·风貌

      “九转十八弯”的排水系统

      德安里的建筑,是艺术与科学的结合,最典型的要数村落的排水系统。它们采取传统明沟的方式,经过“九转十八弯”的流向,最终汇入寨前溪,经百里桥,注入榕江。

      德安里村民注意环保,不将生活垃圾倾倒入沟内。从前建的老房子都没有厕所,村里排水沟又是明沟,各家各户按照古老的习惯,用马桶(俗称“老锅”)装盛粪便,倒入村外的厕池,作为农用肥料。

      梅雨天之后,村中绿油油的草地上,覆盖着一层菌类植物,其厚度差不多和浸泡过的木耳一样,村民们称其“鬼仔涎”,洗净后加少许的油拌以生菜,炒熟即可食用。德安里人和自然和谐相处由此可见一斑。

      提点

      广州至德安里,可走沈海高速G15(深汕高速),至东港出口转普惠高速S17,行至赤岗出口下高速,左转沿省道237行3.1公里可到,沿途有德安里景区标。

    分享得大奖!

    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女性热点: 历代属马名人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乐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