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星座 > 星座解码 > 星座配对 > > 谁最爱《北平无战事》?射手座!

谁最爱《北平无战事》?射手座!

  • 发表日期:2017-10-08 13:48 |
  • 来源 :未知 |
  • 点击数:
  •   根据爱奇艺大数据,在其平台上看《北平无战事》的观众是具备一定的文化和年龄积累的,其中47.2%的观众年龄在36岁以上,69.4%的观众拥有大专以上学历。无论是年龄占比还是学历占比都高于一般的偶像剧或者家庭伦理剧。其中73.63%是男性观众,也一改女性观众占主导的电视剧受众结构。无论是还是网络购买这个剧都有拉拢高端人群的初衷,数据表明该剧受众确实很高端,不仅文化高年龄高,而且其中理财达人、旅行达人、商务人士占比较大,其他电视剧观众中往往家庭主妇和美食达人较多。

      《北平无战事》可谓今年电视荧屏上名副其实的现象级“剧王”,凭借过硬的故事情节和豪华的演员配置,不仅收视惹眼,更成为时下观众的热议线天荣登收视榜首,口碑方面收获几乎“零差评”的赞誉,更引发了人们对中国电视剧发展前景的思考。

      四大卫视的首轮上周五刚刚落下帷幕,大剧虽已结局,观众仍觉意犹未尽,有人还没有看过瘾的,有人还没有琢磨透的,的呼声更是一浪高过一浪。

      在《北平无战事》掀起的这场几乎无缝链接的“接力赛”中,记者与一众主创分享了他们的看法,从新平台首轮独播的大数据分析中,到底是什么人在热追此剧?他们的观剧心态与追剧行为如何?南都供稿

      《北平无战事》之前,很多人都并不看好它的效果。不少人问主创,这个剧品质没得说,但是会不会不够接地气,观众会不会不买账?当时刘和平回答这个片子“更多的是盯着有大学学历以上,或者大学学历以下平时就喜欢这个题材的人群”。他认为这些人都来看的话,收视已经很大了,而且他对率非常有信心。

      首轮之后,《北平无战事》不仅获得了好口碑,收视也一飘红。“原来正剧也是有市场的!”——这是《北平无战事》之后不少人的感慨和欢呼。播之前的忧虑和播之后的意外,都让《北平无战事》的观众究竟是谁这个问题备受关注。

      究竟是什么人在看这部作品,他们和刘和平心中的对象是一致的吗?他们和传统电视受众有什么不同?他们到底有什么特点?你是他们中的一员吗?在该局首结局和二轮启动之际,爱奇艺提供了一份大数据调查,精确描述了《北平无战事》的网络观剧人群画像。而且你知道吗,根据数据统计得出,观众最爱的是那些张力十足的男人戏,一涉及到情感戏,很多人会选择跳过……

      根据爱奇艺大数据,在其平台上看《北平无战事》的观众是具备一定的文化和年龄积累的,其中47.2%的观众年龄在36岁以上,69.4%的观众拥有大专以上学历。无论是年龄占比还是学历占比都高于一般的偶像剧或者家庭伦理剧。其中73.63%是男性观众,也一改女性观众占主导的电视剧受众结构。无论是还是网络购买这个剧都有拉拢高端人群的初衷,数据表明该剧受众确实很高端,不仅文化高年龄高,而且其中理财达人、旅行达人、商务人士占比较大,其他电视剧观众中往往家庭主妇和美食达人较多。

      有意思的是,其中射手座观众最多,其次是天蝎座摩羯座,是因为射手座人群低俗热爱的特点吗?、上海、天津三座城市的观众最喜欢看《北平无战事》,广东观众排在第五,该剧二轮在广东卫视之后广东的排名会不会提前一些呢?

      在根据数据分析得出的最热场景TOP10中,最热门场景均为男人戏,男人们的矛盾冲突、对峙决策等段落都为观众大爱,而女主们则完全没有挤进前十。

      其中孙秘书果然厉害,他身份的那一场戏成为最热段落,而建丰同志虽然没有露面,人气也很高,他做一手一手反腐的,以及曾可达“报告建丰同志”的场景都进入了TOP5呢!而相反,有女人参与的戏份并不太受观众喜爱,无论是梁经纶和何孝钰在一起,还是方孟敖和何孝钰在一起都成为被跳过率较高的段落。

      刘和平:10年前写这么多电话戏是不可思议的,但现实生活里大家已经生活在一个电话的世界中,大家对这个不会隔膜,我才敢用大量电话戏,但这也是建立在台词能够打动人的基础上。现在网上最热的台词是“报告建丰同志……”曾可达和蒋经国成为戏中打电话最多的电话达人,其实我是从受众的心理去想的:大家每天都活在职场中,每天面对的都是上下级的关系,与执行的关系,执行得好的有愉悦感,没执行好的就会为此纠结、焦虑,这些心理活动很多都是透过电话戏来表达的,因为领导可没有这么多时间跟你见面聊。

      刘和平:这个人物是带了许多我的主观色彩的,我想写一个拥有骑士的人,现实,独来独往、什么都的人,这种在现在很难得,是个理想化的人物。我认为刘烨还是演得很准确的,如果说这个角色最终不出彩,关键原因在我,因为我的剧本给演员的表演、导演的拍摄带来很大的难度。我剧本写了很多他的心理活动,比如方孟敖在执行飞行任务时他的眼镜常常是花的,他有时分不清哪部是敌机哪部是僚机,又比如他的听力特别好,他在大厅里,二楼办公室打电话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但这些都无法在一部现实主义剧中表现出来,导演让我大段大段删,因为以我们现实的技术条件无法完成。

      孔笙:刘烨觉得这个人物好,他演起来很兴奋,我们当然选他;而且他的外形是对的,这个角色一定要帅的,吃雪茄、喝红酒,都非常偶像型的。但这个角色背负了刘和平老师很多理想和情怀的东西,不如其他配角性格简单,容易出彩。我觉得刘烨的诠释还是准确的。

      刘和平:这个责任在我身上,我写了一个爱抬杠的人,他跟任何人都抬杠、较劲,跟任何人都很难相处;他一直想为做一件什么事,但到大结局他都没做成一件事,就像堂吉诃德,永远拿着一支长矛,却什么也没干成。但我们不能因为自己心底不喜欢这个人物,而把他等同于演员表演得不好,我们把生活中对人的审美心理归结于演员的表演里,这是不公平的。其实我对这个人物的感受,就像剧中一句台词:“我疼爱他,把他当作一个任性的孤儿来疼爱”。

      孔笙:我最纠结的正是这个,刘老师的剧本非常精彩,但有时候,他一页剧本只有三句台词,每句台词前后都有大段大段的心理活动。有时演员会说:“导演,我真不知该怎么演了!”我只好通过各种手段,包括闪回、慢镜、画外音、慢移、慢拖……还是解决不掉,还是要靠光影加上演员的表演来完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常常这么慢,说完一句话要停顿一下,才能完成这些心理活动。我对演员说:“这个地方水很深,你要撑得住,别崩溃了!”

      刘和平:此时无声胜有声,此时无形胜有形。如果你对对方的想象特别美好的话,见了面往往会大失所望,说到底我们这样做也是给大家一个想象空间,也没有电视剧的创作规律的。

    分享得大奖!

    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乐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