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星座 > 传统命理 > 相学 > > 相法七_历史_网

相法七_历史_网

  • 发表日期:2018-07-11 18:57 |
  • 来源 :未知 |
  • 点击数:
  •   中国古代相学根据人的不同形貌情态,以飞禽走兽比类取象,将人的形相分成许多类型,同时分别赋予相应的命理内涵。飞禽类有凤形、鹤形、鹰形、燕形、鸽形、鹅形、孔雀形、鸳鸯形等,走兽类有龙形、狮形、虎形、象形、猴形、龟形、蛇形、狗形等。术士在看相时只需观察被相人的形貌特征,便可根据所类属的相形指出其命运前景。如相书谓凤形人:眼单长,眉轻细,仓库低,鼻高曲,神骨秀,声韵清,性温雅,超伦类,瘦则通,肥则滞,颔朝额,是天地相应也。若身长面大,部耸直,急速,则丹凤形也。并有命诗赞曰:眉眼头长五岳丰,齿如含玉智英雄。身形细美行藏秀,位极人臣贵相公。即是说,若完全符合凤形的形相特征,即为大富大贵之命,可望光耀祖,厚禄。这是建立在人法自然的思想观念之上的一种颇为简便,同时也十分牵强的看相法。从中可见我国古代以自然人事为同源同理、同类同感的文化思想对相学的影响。

      相形之称。蜂目豺声,指目如胡蜂,眼黄睛凹,声如狼嗥,竦然可怖。相学家以之为寡恩之相。《左传·文公元年》载:楚王欲立商臣为太子,征询令尹子上的意见。子上曰:商臣蜂目而豺声,也,不可立也。楚王不子上之言,后来不幸于商臣之手。《晋书·王敦传》亦载,洗马潘滔见王敦而目之曰:处促(王敦字)蜂目已露,豺声未振,若不噬人,亦当为人所食。后来王敦果然寡恩少义,多行。

      相形之称。《神异赋》谓虎目者为眼似虎睛性严莫犯。《神相全编·人相篇总论》谓猿形者为面小眼圆,耳尖手长。虎、猿皆为动物之灵长,故古代相学以虎目猿身者为极贵之相,同时还认为此相之人当有所攀附方能发达。《青琐高议》载:宋代宰相陈执中任地方官时,一次改授端州刺史。赴任途中遇一胡僧谓之曰:公虎目凤鼻,骨方气清,身当极贵。陈以之为异人,以礼厚待。其复告陈曰:……公相甚奇,但虎目猿身,平地非能为也,当有攀附,然后有所食。公不日位极卿相。言毕并赋诗以赠:虎目猿身形最贵,只因攀附即高升,知君今向端溪去,助子清风泛怒涛。后来陈执中果然得宋仁宠信,拔擢为相。

      亦称六相。古代相学中根据人的面部特征所划分的六种相格。分别为:贵相、富相、寿相、贫贱相、孤苦相和夭相。古人认为,,祸福休咎皆由命定,故相有、、寿夭之分。汉代王充《论衡·骨相篇》云:富贵之骨,不遇贫贱之苦;贫贱之相,不遇富贵之乐。对不同相格的形貌特征,各相书中并无一致的说法,且除面相特征外,一般都还涉及到声相,行相等方面的内容。南唐宋齐邱《玉管照神局》云:额有朝天骨,眼中有夜光,谓之贵相。行如水中鼠,形如雨打鸡,谓之贱相。《神相全编·富贵格》云:形厚、神安、气清、声扬、眉阔、耳厚、唇红、鼻直、面方、背厚、腰正、皮滑、腹垂、牛齿、鹅行,以上皆富贵相也,主少年奋发家财丰厚也。《神相全编·寿相格》云:颧骨重贯耳者寿,命门光泽者寿,项下有皮如条者长寿之相也。《神相全编·孤格》云:骨重者主孤,垂珠大者,眉交眉浓、鬓发厚者俱孤,冬天出汗者主贫孤,耳反者孤,华盖垂者主孤,骨体响者孤,声如雷者主孤,腋气者主孤,地角亏者主孤。《神相全编·夭相》云:肉重无骨者夭,两目乏神、两耳低小、筋骨柔弱、无神无气、身长面短、面皮绷急、背急坑陷、桃花面色、步折腰斜……当与后夭相歌十知同看。在实际观察中,以上六相通常很难明确区分。一般是富贵之相中兼有某些贫贱相或天相的特点,贫贱夭厄相中也兼有某些富贵福寿之相的特点,区别只在哪方面成分居多,具体区分原则,只能由相士在看相过程中灵活把握。

      亦称八相。古代相学中八种各具特色的相格。《神相全编》五观人八相述颇详。其云:一曰威。可畏谓之威。主也。如豪鹰搏兔而百鸟自警,如怒虎出林而百兽自颤,盖神色严肃而人所自畏也。二曰厚。体貌敦重谓之厚。主福禄也。其量如沧海,其器如万斛之舟,引之不来而摇之不动也。三曰清。翘秀谓之清。如桂林一枝、昆山片玉,洒然高秀而尘不染,或清而不厚则近乎薄也。四曰古。古者,骨气岩棱谓之古。五曰孤,孤者,刑骨孤寒而项长肩缩脚斜脑偏,其坐如摇,其行如攫,又如水边独鹤、雨中鹭鸶,生成孤独也。六曰薄。薄者,体貌劣弱,形轻气怯,色昏而暗,神露不藏,如一叶之舟而泛重波之上,见之皆知其微薄也。主贫下。七曰恶。恶者,体貌凶顽,如蛇鼠之形,豺狼之状,或性暴神惊,骨节破,皆主其,不足为美也。八曰俗。俗者,形貌昏浊,如尘中之物而浅俗,纵有衣食亦多边也。

      高贵之相,为颜面六相之一。古人认为福寿有命,富贵有相。宋王铚《默记》载:吕蒙正少时与张齐贤、王随、钱若水、刘烨等人一起从学名师郭延卿。有为各人看相后说:吕君得解及第,无人可奉压。不过一年作宰,十二年出判河南府,自是出将入相五十年,富贵寿考始终;张君后三十年作相,亦皆富贵寿考终始;钱君可作执政,然五百日之久;刘君有执政之名,而无执政之实。郭延卿闻之不信,云:座中有许多宰相乎?又相郭延卿,道:后十年吕君出判河南,是时君可取解,次年虽登科,然慎不可作京官。郭听说众皆可为相,而自己虽登科而不能作官,十分。岂料后来各人命运皆如所言。对贵相的形相特征,各派相书并无一致的说法。如《玉管照神局》即言:额有朝天骨,眼中有夜光,谓之贵相。《神相全编》三贵相格则称:虎头燕颔,日月角起,伏犀贯顶,眼有定睛,风阁插天,两手垂膝,口中容拳,舌至准头,虎步龙行,双凤眼,此为大贵之相也。古代典籍中关于贵相之人的记载颇多。如《汉书·高帝纪》云:……吕后与两子居田中,有一老父过请饮,吕后因铺之。老父相后曰:夫人天下贵人也。令相两子,见孝惠帝。曰:夫人所以贵者,乃此男也。相鲁元公主,亦皆贵。老父已去,高祖适从旁舍来,吕后具言客有过,相我子母皆大贵。高祖问,曰:未远。乃追及,问老父。老父曰;向者夫人儿子皆以君,君相贵不可言。《隋书》亦云:炀帝在藩时,好学,善属文,深沉严重,朝野属望,高祖善相者来和遍视诸子,和曰:晋王眉上双骨隆起,贵不可言。

      财盛业大、衣食丰足之相,为颜面六相之一。《神相全编》三《富相格》:形厚、神安、气清、声扬、眉阔、耳厚、唇红、鼻直、面方、背厚、腰正、皮滑、腹垂、牛齿、鹅行,以上皆富贵相也,主少年奋发,家财丰厚也。《照胆经》云:富贵论其眉目,贫贱验其颐颏。注云:眉既疏秀,眼复澄澈,富贵之人也。颐颏丰满,主福厚。又《玉管照神局》云:坐如镇石,行如浮云,谓之富相。相书所说富相主要表现在面部器官和体格神情。典籍所载,则不尽然。如明陆粲《庚巳编》即载:明正统年间,有名龚大者,家资颇丰。其腹间生一黑痣,有毛长数寸,常对人说,一生殷富皆源于此。一日龚大正捧腹大笑,有善相者提醒他:如果把腹间的毛抖落,就会成为贫夭之人。龚大不在意,一次洗澡时不慎将毛弄落,几天之后,其果然病。

      长寿之相,为颜面六相之一。《神相全编·寿相格》:五岳丰隆,分明,眉有长毫,项有余皮,额有横骨,面皮宽厚,声音清响,背肉负厚,胸前平阔,齿齐坚密,行坐端庄,两目有神,耳长有毫,鼻梁高耸,以上皆寿相也。此外,古代相学家还以睡时气息由耳孔出入者为福寿之相。唐李晌《太平广记》卷二百二十一《袁天纲》载:李峤幼有清才,兄弟五人皆早夭。待峤长成,其母请相士袁天纲为之看相。袁看后,谓峤寿苦不永,恐不出三十。李母闻之甚忧,留袁再看卧相。是夜袁与峤同宿,醒时不闻峤有呼息之声,以手试之,鼻下气绝。袁甚惊异,观察良久,乃知峤呼息原在耳孔。于是李母,告之曰:令郎耳息,必为贵寿双全之人,然耳息者贵寿而不富。后来,李峤果然高寿,并在武则天秉政时拜相,家中却一直清贫。

      短命之相。为颜面六相之一。相学认为,察人面可知寿夭。《神相全编》三夭相曰:肉重无骨者夭。两目无神,两耳低小,筋骨柔弱,无神无气,身长面短,面皮绷急,背贫坑陷,桃花面色,步折腰斜,以上所说当与后夭相歌十知同看也。其中所列,是为夭相的诸种表征。古代典籍中关于天相的记载颇多。如《逸周书·太子晋》即载:师旷见太子,曰:汝声清浮,汝色赤,火色,不寿。即是说,师旷见到太子晋的面色火红,认为是短命的预兆。因为依据之理,火性易灭,故面红如火者为不寿。宋释文莹《玉壶清话》亦载:宋太暗中观察钱文僖的面相后对左右说,钱文僖风骨透迈,风度翩翩,从其面相一看便知是个极有才华的超凡之人。但因其人中短狭,为不寿之相,我常想委之重任,却担心他早夭。后钱文僖果然短命,悉如太所言。

      颜面六相之一。相学认为,察人面相可断。贫贱之人多有俊男之典资,却无衣食福禄之佳运。《史记·佞幸列传》载:邓通为汉文帝的宠臣,有相士察其面相后说他以后会在贫困中饿。汉文帝不信,认为能够决定邓通的是他汉文帝,于是赏赐一座铜山,让邓通铸钱,使其暴富。后来,汉景帝即位,抄掉了邓通所有的资产。邓通,果然馁毙于途。相学还认为,贫贱相并非表示一个人的一生无富贵财禄之源,相反,这种人发财的机会往往很多,只因命相不佳,难以消受。相传唐代王显与太李世民交情甚笃,太未发达时常与王显开玩笑,说他抵老不作茧。及太登位,王显朝拜,太将其三子皆授五品,独不授王显的。并解释说:你无贵人之相,我也为你惋惜。中书令房玄龄奏:陛下与王显有龙潜之旧,何不封他个官试试?太于是授其三品,王显当晚即。

      女性之相。本于古代哲学中男象天为阳,女象地为阴,之道不可互置的自然观念。相学认为男儿不欲带女相,女子不欲带男形。因此男女之相在命理内容和评判标准上有所不同。女相命禄无、、俸禄之类,主要是推究寿天、贤愚、、刑克、贞淫等方面的内容。女相之优劣,一般以性柔貌秀态媚为佳,性刚形蛮质野为厄。古代女子命运的祸福多取决于丈夫和子女地位的高下。典籍所载女贵相者,也主要是那些帝后王妃或生有贵子之人;贱厄之相者,多为刑夫克子或不贞不节之人。如《后汉书·梁皇后纪》载:永建三年,与姑俱选入掖庭,时年十三,相工茅通见后,惊,再拜贺曰:此所谓日角偃月,相之极贵,臣所未尝见也。相工所称极贵者,即指可受宠于上。后来其果为帝后。《史记·外戚世家》亦载,汉代相士许负曾相薄姬,云其当生天子。后其子果为,即汉文帝。史家故言其为贵相之人。

      女子高贵之相。古代女子命运的多取决于丈夫和子女地位的高下,故古代相学所言女子贵相,主要指可成为贵夫人和可生贵子之相。通常而论,龙角纤纤细起,直人发际或天中、印堂有肉环者为后妃之相;肉环微者为夫人之相;牛角、虎角隐隐而起至额者,为将帅夫人相。《后汉书》载:汉顺帝时,梁皇后初被选入宫,因左额日角骨隆起伸人发际,与右额的月角骨相对,被相士茅通称为:日角偃月,相之极贵。此外,五岳端重,龙目凤睛,眉分八字,耳厚颜白,鼻直如削,口细有棱,唇如朱砂,舌如,齿如石榴,肉结体香,肩削项长,端视娇媚,燕语声和等,亦属贵夫人之相。古代女子多以子贵。古籍中亦有不少这方面的载录。如《陈书》即载,长沙王叔坚之母本为吴中酒家婢女,相者言其当生贵子,陈宣王时与之私通,酒家婢女生下一子,便是叔坚。后来陈宣王封其为长沙王,其母从此便因子而贵。相书中一般以女子乳头仰者子贵如玉,乳头低者子贱似泥;乳头大而黑者多子,小而白者绝嗣;腰细者无子,唇多纹者多子,唇青齿白者无子。古代典籍中也不乏女子相贵泽及夫君的记载。如《汉书·御吏传》即载:汉代的黄霸少时邀请一位相士坐车出游,见一妇人,相士断言此女必贵。黄霸娶之为妻,后来官至宰相。

      相学认为女子的命相不好,常常会给丈夫和子女带来灾难。但凡女子天中骨圆者弃前夫,额骨成峰,颧骨高者克夫,逆眉者三嫁,眉有三纹或纹乱者再嫁,眉角散者妨夫,眼下干枯者克夫,目下黑枯者克子妨夫,眼下青气者其夫必,眼角竖纹直中者必嫁二夫,发黑无眉或拳眉者再嫁,头发粗燥、眉粗睛大、眉粗而散者妨五夫。另外,发粗生须,发黄交眉,目露四白,额有旋纹,额高面陷,唇起如龙嘴,唇寒齿露,牙齿朝外,人中有横纹,面长口大,面阔口小,面瘦生筋,面尖腰窄,耳滞如泥,面如白粉,命门骨高,年寿起节,地阁不正,项露角节,骨起腮高,身小头大,肩背偏斜,肉冷如冰,指如蛇头,夜间多呼等均为刑克之相。女子形相若沾上其中之一、二者,必损害丈夫子女。

      女子之相。古代相学认为,贞淫有相。女子淫相的表征是:头偏额窄,头大无法,额广鬓深,五官不定,獐头鼠目,眼闭眉蹙,两眼浮光,眼角低垂,鼻仰朝天,人中两曲,口角生纹,唇白不厚,唇青如靛,翘唇无腮,唇掀舌尖,唇掀舌法,耳反羊目。桃花之面,面多斑点,面带两削,面部两陷,面肉堆浮,面大鼻小,面长睛圆,面滑身涩。长身短项,背陷腹小,肩寒腰细,臀翘胸高,乳头自陷,腹偏指短,凸脐近下。肉软如绵,皮滑如油,皮白如粉,皮皱如纱。鹤腿弯腰,腿上生毛,眼光白露,斜视偷观,未语先笑,摇手摆头,回头频频,一步三摇,鹅行鸭步,见人掩面,身轻如柳,斜倚门前,托腮咬指,剔齿弄衣,声浅气浅,自言自语,一言三断,语言泛杂,摇身唱曲,探身伸腰,坐不安稳,举步,无事自惊,性情多变,睡梦长啼,停针皱眉,媚而无态,娇而无威。以相理而论,以上诸条,妇女若犯其中之一者,便为之人,迟早会有跳墙之事。唐张鹫《朝野佥载》载:北周郎中裴珪有妾赵氏,貌甚美,曾求张憬藏看相。张曰:夫人目长而慢视,符合相书中猪视者淫之说,夫人又目有四白,亦合相书目有四白,五夫守宅之语,恐将以奸废,宜慎之。赵氏笑而去。后来相士之言果验,赵氏终因而被废。

      相术产生之初,人们普遍认为圣贤之人必有奇特之貌。相传春秋时的姑布子卿曾给孔子看相,谓其具有尧、舜、禹、皋陶四位之相的特点。史籍所载,尧眉八采,舜二瞳子,禹耳三漏,皋陶鸟口,此四圣皆为奇形之人。《史记·蔡泽列传》载:战国时著名相士唐举为燕人蔡泽看相后曰:我听说的相貌不同凡俗,您鼻高肩宽,容貌魃回,大概就是这样的人吧!魏晋时期,奇形的观念尤为盛行。曹植《相论》云:宋臣有公孙吕者,长七尺,面长三尺,广三寸,名震天下,若此之状,盖远代而求,非世之异也。使形殊于外,道合其中,名震天下,不亦宜乎。可见当时流行以形殊于外,道合其中者为圣贤异人的观念。南北朝以后,奇形的观念在相学中逐渐淡漠,但这种观念对社会意识的影响仍十分深刻。从一些文学作品对圣君贤臣的描写可以看得清楚。如《三国演义》描写昭烈帝刘备:身长七尺五寸,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描写关羽:身长九尺,髯须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七侠五义》中包拯的形象是:黑漆漆满面生光,闪灼灼双眼,生成福相,长成威颜。此三者或为圣君,或为贤臣,在作品中的形相皆不同凡俗。

      亦作天表、日表。古代史学家、相学家对帝王仪表的谀称。古人在自然系统中以天日为,在社会人事网络中以帝王为最贵。从天人相副的思想出发,将两者结合,以天、日来象征帝王的姿貌仪表。《后汉书·光武帝纪》称光武帝刘秀身长七尺三寸,美须眉,大口,隆准,日角。李贤注:日角,谓中庭骨起,状如日。刘峻《辨命论》曰:龙犀日角,帝王之表。可见东汉时期就早已将天、日之象与帝王形相联系起来。但天日之表作为一个完整的词汇出现,约在唐代。《唐书·太纪》载:有书生自言善相,谒高祖曰:公贵人也,且有贵子。见太曰:龙凤之姿,天日之表,年将二十,必能济世安民矣。

      面相术语。两颧、额、下颏和鼻在相学中合称五岳。张行简《大统赋》曰:五岳必要穹与隆。薛延年注云:五岳者,额为南岳衡山,鼻为中岳嵩山,颏为北岳恒山,左颧为东岳泰山,右颧为西岳华山。五岳朝天,亦作五岳朝归或五岳朝揖,意谓五岳欲其朝拱丰隆,不宜缺陷破。相书皆以之为富贵之相。《神异赋》曰:五岳朝归,今世钱财自旺。《惊神赋》曰:五岳朝天,一世资财足用。据传明太祖朱元璋即为五岳朝天之相,故为极贵之人。《古今图书集成·相术部·列传》载:陶凯、张顺祖、杨天显往见,珙曰:陶君五岳朝天而气绝未开,五星分明而光泽未见,宜藏器待时,不十年以文进为异代臣,官二品,其在荆乎……,凯后为礼部尚书,湖广行省参政。

      三壬,腹相用语,谓下腹膨大貌。袁珙《人象赋》曰:腹圆厚如圆箕兮,有三壬之超绝;若皮粗而上重兮,或雀腹而贫病之遭边。三甲,背相用语,谓背部丰厚平阔貌。《神相全编》的十观:背如三甲,项后肉厚,两肩绷肉厚。《神相全编》四相背曰:三甲、垒字也。在古代相学中,三壬、三甲皆为福寿之相。《三国志·魏书·管辂传》载:三国魏中著名术士管辂曾自相曰:吾额上无主骨,眼中无守精,鼻无梁柱,脚无天根,背无三甲,腹无三壬,皆不寿之验。古籍中三壬、三甲常合称壬甲。宋诗人陆游《醉中自赠》云:富贵犹宜早退休,一生龃龉更何求?赋形未至欠壬甲,语命宁须憎斗牛。意谓自己壬甲有欠,命相不佳,因此一生龃龉、百事不顺。

      相形之称。相学家称人体的五个部位头、面、身、手、足俱为五长之相,俱短者为五短之相。《神相全编》五相五长曰:五长之形:一头长,二面长,三身长,四手长,五足长。五者俱长而骨貌丰隆清秀滋润者,善也。《相五短》曰:五短之形:一头短,二面短,三身短,四手短,五足短。五者俱短而骨肉细滑、印堂明阔、五岳朝拱者,乃为公卿之相也。《神异赋》曰:小巧,毕竟丰亨;方正神舒,终须稳耐。注云:五短之形,融和而奇巧者,至老而富泰丰亨也。

      相形之称。相学称人之头、眼、腹、耳、口五个部位俱大者为五大之形,俱小者为五小之形,认为据此可测断人的。旧题后周王朴撰《太清神鉴》卷六:五大之形:一头大,二眼大,三腹大、四耳大、五口大。五大者,须得生成无缺陷,则主富贵矣。或头大而无角。眼大而昏浊,腹大而不圆垂,耳大而无轮廓,口大而唇薄,则反主贫贱也。五小之形:一头小,二眼小,三腹小,四耳小,五口小。若五者端正无缺陷而俱小者,乃贵相也。其或三四小而一二大者,则主应贫贱。若夫头小而有角,眼小而清秀,腹小而圆垂,耳小而轮廓成,口小而唇齿正,则反贵人也。《神相全编》中亦有相五大与相五小的内容,其命理之说与《太清神鉴》所言大体一致。

      五应,指形相合乎想法的五种表现。一般以、地阁合乎相法者谓之天地相应;鼻、脸合乎相法者谓之天宫相应;印堂、脸面上、中、下三部分合乎相法者谓之天心相应;眉、眼合乎相法者谓之相应;耳相合乎相法者谓之天伦相应。五合,指品格、涵养、仪态合度的五种表现。《神相全编》中相五合曰:骨正直而有,言正直而有刚柔,是为天地相合也。视瞻稳而声音清,体貌重而行步轻,是为天宫相合也。气温粹而有光华,色洁净而无瑕疵,是为天心相合也。识量多而权亦重,度量大而面可诀,是为相合也。敬上而怀忠厚,爱朋友而足信行,是为天伦相合也。术士看相时常将五应与五合互相参照,来推断人之爵禄名位。一般以应、合相称者为位显权重之人。《玉管照神局》上《论五应五合》曰:应多合少,官崇位寡;应少合多,誉大官卑;应合相称,则两得矣。

      不佳形相的统称。六恶,指眼、唇、喉、头、身、行步六者的不佳之相。《神相全编》中相六恶曰:六恶者,一曰平眼,主性不仁,内藏;二曰唇下掩齿,主性不和,难与交接;三曰结喉,主妨妻子,多招灾厄;四曰头小,主贫下而夭折;五曰三停不等,主贱而贫;六曰安行如走,主奔波寒苦。六贱,指额、胸、背、声音、视相、鼻、眼神六者的不佳形相。旧题后周王朴著《太清神鉴》卷六日:六贱者,额角缺陷,天中薄下为一贱,背胸俱薄为二贱,声音雌散为三贱,眼目斜视为四贱,鼻曲低塌为五贱,目无光彩为六贱。有此六贱者,主为供役也。此外,相书还以眉无眉、额无角、目无神、鼻无梁、口无棱、耳无轮者谓之六削,亦为六种不佳之相。

      星命学中以十天干与十二地支相配,所余二支,谓之空,若在人的八字中出现,为不吉之兆。相学中空为凶厄之相的代称。十大空,指面相中的十种不佳之相,《神相全编》三面上十大空对之有详细的论述。其曰:额尖为天空。额尖绷鼓,官贵无份,祖业难招,主孤刑,父如有,五十不齐,五十以前凡事不吉利也。刻削为地空。天地角主晚岁孤寒,妻子难为,无结果之处,夫妻隔各,六亲不和,此为平常之相也。天仓陷为一空。此空主食禄浅薄,主人斋戒,口腹浅薄,得祖业难招奔波,晚景辛苦之相也。面无城郭为一空。此相大忌,主人无成虚花,无寿而无略,亦无祖业之人,此为平常之相也。山根陷为一空。此空主人离祖,六亲无力,骨肉无情,兄弟隔各,为人少力也。风门露为一空。此空当主财散,六亲隔各,夫妻不能偕老,庄田祖业主有破难存也。须不过唇为一空。此空主为人费力,朋友无情,财帛破耗,主其子孙不得力之相也。耳无弦根为一空。此空之相主人破祖离,身无居住之地,财禄耗散,无成亦无结果之相也。唇无须为一空。此空主孤刑,晚景贫寒,衣食困乏,决无妻子,若有定是虚花,到头一场辛苦,此为贱相也。

      形曜天罗会者稀,额偏脑侧更无须,印堂唇薄皮细急,休望文章折桂枝。休废天罗不可当,唇如牛肉面浇汤,青蓝满面焦枯色,使尽家财免祸殃。女面天罗色易明,貌如妇女又娇声,家财巨万徒然有,虚负平生志不成。脂粉天罗面似油,浮光烟焰急须收,文章纵有无官禄,妻子及刑始得休。光砾天罗色似银,面如绷鼓起埃尘,虽然面带色,虚气元来到底贫。鳏寡天罗赤色多,更看两头旋成螺,语轻粉面无富贵,二十看看赴阎罗。井龟天罗会者稀,鼻头仰露齿牙疏,有时行动胸堂突,休把文章走棘闱。倒曜天罗旺不朝,桃花之面语轻飘,富贵之家生此事,纵有千金日渐消。刑狱大罗目反睛,面横脂,黑色面丰来往见,前途恐有市遭刑。崇砂天罗遍若涯,鼻头斑点乱如麻,狡贪色滥还奸窃,下稍孤苦总堪嗟。急脚天罗头带偏,生居正在印堂边,抛袒离亲防父母,辛苦三更不得暇。

      相形之称。亦作赤缕贯睛,指眼中有红筋贯入瞳仁。相学家以之为不吉之相。相书《玉管照神局》中即有赤缕贯睛者恶的说法。《晋书·陈训传》载:时甘卓为历阳太守,训私谓所亲曰:‘甘侯……目中有赤脉自外而人,不出十年,必以兵。后来甘卓果然被王敦所。《太平广记》卷二百二十一亦载:窦轨为益州仆射,袁天纲为其看相后曰:公骨法成就,然目色赤贯瞳子,语浮面赤,为将多,愿深自戒。后来其果然多行,广招人怨。相传东汉王莽两眼射外,白辉赤缕贯睛,故虽贵极一时,却不得善终。

      反叛之相。相学认为,忠奸贤忤,皆有命相。《史记·吴王濞列传》载:汉高祖刘邦封其侄刘濞为吴王,领五十三城,受命后召其相之,以之为犯上乱国之相。因负其背曰:汉后五十年,东南之地将有乱者,岂汝所为?执掌天下者皆为刘族,汝当谨慎,不可妄为。濞拜言不敢。然刘濞后来终以清君侧为名作乱天下。古代相法中,主要通过相气和相骨来识别反相。《三国志·魏书·董卓传》:辅(牛辅)等与肃战。裴松之引三国魏王沈《魏书》注云:辅怯失守,不能自安……见客,先使相者相之,知有反气与不,又筮知吉凶,然后乃见之。此为相气。《太平御览》卷七三《三国典略》载:高归彦请皇甫玉为己看相,皇甫五曰:公位极人臣必可反。高问其由,皇甫玉答:公有反骨。此为相骨。古代文学作品中亦不乏此类记载。如《三国演义》就写到诸葛亮看出魏延脑后生有反骨,因此断定其日后必定谋反。

      指地理,风俗习惯等因素对人的性情、形相的影响和作用。中国幅员辽阔,各地的山川风土颇不相同,人们世代生活其间,受到濡染,形相、性情诸方面也自然会形成不同的地方特色。古人在很早以前就开始注意到了这个方面的问题。如汉《淮南子·坠形》对此作过精辟的论述。古代相学亦同样注意到了这方面的内容。如《照胆经·论风土刻应》就清楚地论述了山川风物导致不同地域之人的容貌特点。其曰:山川粗秀,百里不同,此人生形性所以有厚薄重轻清浊之异也。故闽山清耸,人俗于骨;浙水平而土薄,人俗于清;胡土厚重,人俗于鼻;淮水泛,人俗于重;若宋人俗于口,蜀人俗于眼,鲁人俗于轩昂,江西人俗于色。如此类者,皆风土之异故也。论相而及此,其几乎神乎!《相理衡真》则进一步指出山川风貌影响到人的性情声相及命运。其曰:相貌性情,又本于山川风土形势而出,按九州水土各异,故民生长息亦殊。青州其气舒迟,其人声缓。荆扬其气傈轻,其人声急。梁州其气刚勇,其人声塞。兖豫其气平静,其人声端。雍冀其气驮烈,其人声捷。徐州其气悍劲,其人声雄。

      合乎自然规律的形相。古代相学以天人相副的古代哲学思想作为理论基石。认为天地自然、生命形态、社会事物同源同理、同步消长,因而评判人的命运好坏。最主要的就是看处于整体结构中的人对于自然、社会规律的对应与和谐程度,其中可与自然事物对应,合乎自然规律者,即谓之自然相。通常采用的飞禽走兽相法,根据人的形相特征,与自然界的飞禽走兽比类取相来测断其命禄,其所论之相即为自然相。《后汉书·班超传》载:班超行诣相者,相者曰:祭酒,布衣诸生耳,而当封万里之外。超问其状,相者指曰:生燕颔虎颈,飞而食肉,此万里侯相也。相者言班超之相,就是基于他的相貌合乎自然之道,可飞而食肉,故谓其能封侯。《晋书·王敦传》亦载:洗马潘滔见敦而目之曰:处仲(王敦字)蜂目已露,但豺声未振,若不噬人,亦当为人所噬。同样是根据相形所类同的动物的自然特性来谈人命相。班超、王敦之相即是自然相。

      合乎社会规律的形相。古代相学以天人相副的哲学思想作为理论基石,认为天地自然、生命形态、社会事物同源同理,同步消长,因而评判人的命运好坏。最主要的就是看处于整体结构中的人对于自然、社会规律的对应与和谐程度,其中与社会事物对应,合乎社会规律者即谓之社会相。如相书《水镜集》所载:初唐诗坛四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最后结局是两人溺水而,一人被诛,一人做了县令。裴行俭看了他们的相后说,文人最要紧的是品德,其次才是文才。然王勃等人浮躁浅露,故不能致远,唯杨炯稍深沉,略合周公礼法,所以有县令这样的小官。这里主要从是否合乎风范来谈相论命,其所论之相即为社会相。古人以龙凤为尊,相学中也因之以龙凤之姿为至贵之相。引《唐书·太纪》载:有书生自言善相……见太曰:龙凤之姿,天日之表,年将二十,必能济世安民矣!上古时人们对龟极度,视之为神物,因此相学中以身有龟纹者为高贵之相。这些也都是从是否合乎社会性的角度来言人命禄,故其所言者亦为社会相。

      先定之相,与后天相相对。古人认为,人禀气而生,夫禀气渥则其体强,体强则其命长。气薄则其体弱,体弱则命短,命短则多病寿短。寿天如此,命禄也一样。吉凶不在人的才干贤愚等后天因素,而于所禀的自然之气。命当富贵,可以逢凶化吉,常安不危,命当贫贱,祸福并至,常苦不乐。在一般情况下,这是人的力量和努力所难以改变的。宋释文莹《玉壶清话》载:宋真为开封府尹时,曾呼瞽者至府揣听僚属骨相。至王继忠,瞽者道:此人甚奇,半生食汉禄,半生食胡禄。真不信,笑而遣去。王继忠后为高阳总管,时遇辽兵南犯,其率部御敌。因寡不敌众,战败未归,众人皆谓其战,真闻之悲恸。实则其被辽兵俘获,后又被辽帝招为附马,封吴王,改姓耶律,一生悉如瞽者所言。以相理而论,王继忠一生半食汉禄半为辽臣,是为先天所定,故其命相即为先天之相。

      与先天相对应,指受人的后天行为影响所出现的新命相。古代相学既认为命相为先天所定,同时又认为人的后天行为有时也可以使先定之相发生变更,出现新的命相。古代相书对此有较多的论述,并有不少后天相例的记载。如《许负相德器》即言项羽重瞳,本相,其,火焚咸阳,使善相变恶,后自刎乌江,为天下人不齿。民间亦有不少引起相变的传说。如相传北宋文学家尹洙头无顶骨,目中少神,山根年寿塌陷,齿露牙龈,以相论命,其一生不贫则夭。相士蔡襄劝其多作事。按蔡所示,尹赈济灾民,广施仁德。后来一夜间,顶骨陡生,双目神发,山根年寿隆起,牙龈掩藏,随相貌变化,命禄也由厄变善,尔后长寿,并得厚禄。抑恶本为相学旨,然此类故事又大都同时染上的佛理色彩。

      不能只根据外貌来评估一个人的才能、品质和行为。明冯梦龙《醒世恒言·卖油郎独占花魁》: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相学中指看相不能只看相貌,更重要的是要考察品德,即相心与相德。《纯阳相法》曰:任是不扬(貌丑)难录取。其注:胡僧云:休嫌貌不扬,白璧璞中藏。诚能知美中有恶,恶中有美,相术不减姑布子卿矣。即是说高明的相士并不以貌取人,而是善于发现璞中之璧。《谷子相辨微芒》亦曰:执形而论相,管中窥豹也。不离形,不拘法,视于无形,听于无声,其相之善者也。《韩非子·显学》曰:澹台子羽,君子之容也,仲尼几而取之,与处久而行不称其貌。….故孔子曰:以容取人乎,失之子羽!所言孔子以貌人自嗟失误之事,后世相学家常引为相形必须同时相德的。

      人的后天因素所引起命相的变更。古代相学认为一个人的命相为先天所定,但是后天的因素.特别是心灵世界、、自身及其所的行为活动有时也可以改变原来的命相。变相论是中国古代相学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内容。宋金时期的《神相全编》、《大统赋》等相书中已有心相专论,涉及到变相之说;《相法》、《神异赋》虽未专门讨论变相问题,但在全书的许多内容中都已大量论及。至清,《水镜集》则已有变相专论,《相理衡真》更是明确地将陈搏的《心相论》列入卷首,并言:相有更变,心之所向,而相从之以变。譬如斗柄一般,指东则春,指南则夏。心犹斗柄也,相犹春夏也。即谷子所言有心无相,相随心生。对有心无相,相随心生,《相理衡真》有进一步的解释:假如贫穷之相,其人本属恶类,顿悟前非,立心,功德广布,则相变为富贵之形矣。此是有心无相,相随心生之理。假如富贵之相,其人穷奢极欲,,逞其历性,出于不觉,则相变为贫穷之形矣。此是有相无心,相随心灭之理。变相论是中国古代相学理论中最有价值的部分,它与中华民族传统的观念相一致,在实际运用中起着诫恶的作用。

      通过考察人的心术来测断其福寿休咎。古代相学以相形神为主,同时也辅之以相心、相德。尚在相学出现之初,荀子就著有《非相》一文,指出:相形不如论心,论心不如择术。形不胜心,心不胜术。术正而心顺之,则形相虽恶而心术善,无害为君子也。形相虽善而心术恶,无害为也。君子之谓吉,之谓凶。故长短小大形相,非吉凶也。意谓一个人的外在形貌特点并不能决定其命运的吉凶,观察人的形相,不如去考察其内心;考察一个人的内心,不如考察其行为。虽然苟子当时对相学所持的怀疑态度不为相学家所取,但其所言相形不如相心之论对后世相学影响极大。宋陈搏著有《相心篇》,谓心有,有厚薄,而相之休咎系焉,因而未观形貌,须先相。《风鉴》中甚至提出:上相之士不相身面。谓人之德才皆隐于内心和行为之中,故形貌不可作为判定贤愚的主要依据。据传孔子的学生澹台子羽有君子之容,宰予极善辞令,孔子凭据他们的形貌和言谈给予充分的信任,后来却发现子羽行不称其貌,宰予也与其三年之丧的主张相违,后自嗟轻信失误。古代不少相术家都引此例来说明相形必须同时相心的道理。

      据传为上古术士谷子语。全意为有心无相,相随心生;有相无心,相随心灭。意谓人相的吉凶随着心念性情的而产生或消失。不少古代相学家都对此说给予极高评价。如宋初陈搏《心相篇》即谓.有心无相,相逐心生;有相无心,相随心灭。斯言虽简,实纲领之妙。并据此进而提出:未观形貌,先相的学说。清代陈钊《相理衡真》卷一则从变相论的角度对此作过阐释:相有更变,心之所向,而相从之以变。譬如斗柄一般,指东则春,指南则夏。心犹斗柄也,相犹春夏也。即谷子所言有心无相,相随心生。

      指品性德行对人命运的影响重于形相。古代相学以警恶为本位,因此看相时必须特别注意对品性德行的考察。《神相全编》五相德,善相者先察其德,后相其形。德灵而形恶,无妨为君子,形善而,难掩为。《玉管照神局》以材与器喻形与德两者的关系,曰:形者,人之材也;德者,人之器也。材既美矣,而副之以德,犹如雕琢而成器也。器遇拙工而弃之,是为不材之器也。是以德在形先,形居德后。有些相书则通过具体相例来说明德在形先的道理。如《许负相德器》即曰:德在形先,形在德后,即如项羽重瞳,形则善矣,然而咸阳三月火,非之器致之乎?竟而刎首乌江,形何足恃哉!

      阴骘部位的形象。阴骘,亦称泪堂,龙堂,凤袋。指面相中位于两眼下卧蚕内的部位,在十二宫中为男女宫所在处,主管子嗣的有无。相书《神异赋》有阴骘,肉满福重心灵之说,意谓阴骘部位丰满者为福贵之相。古人以多子多孙为福,故相学认为,若眼下阴骘部润泽,紫色环绕,为所至,纵然有克子之凶兆,也会因为积有而生贵子;相反,若多有不善之举,则会使眼下青暗虚肿,而破吉相,子女;若改恶从善,助人,蠢肉即会生出阴骘纹,化凶为吉,绝处逢生。相传春秋时有名商瞿者,年届四十无子,孔子见其眼下隐现骘纹,断其必得贵子,后来果被言中。除眼下卧蚕部外,阴骘纹还可以在颜面其他部位。《水镜集》归纳为三十六阴骘部位,如双眼、天中、、天门、天府、山根、年寿、准头、、地阁、眉角、命门;天仓、印堂等。这些部位出现吉纹或吉气喜色,皆可补救面相中原有的缺陷;化凶为吉。反之,这些部位若出现恶纹或恶气败色,则会由吉变凶。故相学中有阴骘乃之灵苗,能换回人之造化而变吉变凶的说法。

      心相中称三十六种优良品行为三十六善。宋吴处厚《青箱杂记》卷四:谚曰:有心无相,相逐心生;有相无心,相逐心灭。此言人以心相为上也,故心相有三十六善。夫人尝言意气求官,自须如此,一也。为事有刚有柔,二也。慕善近君子,三也。有美食常分惠人,四也。不近,五也。常行,每事方便,六也。从小能治家,七也。不厌人气觅,八也。利人克己,九也。不遂恶贪,十也。闻事不惊张,十一也。与人期不失信,十二也。不易行改操,十三也。夜卧不便睡着,十四也。马上不回头顾,十五也。夜不令人生,十六也。不文过饰非,十七也。为人作事周匝,十八也。得人恩力不忘,十九也。自小便有大量,二十也。不毁善害恶,二十一也。怜孤寡急物,二十二也。不助强欺弱,二十三也。不忘故旧之分,二十四也。为事众人用之,二十五也。不多言妄语,二十六也。得人物每生惭愧,二十七也。声美音有序,二十八也。当人语次不先起,二十九也。常言人善事,三十也。不嫌恶衣恶食,三十一也。方圆曲直随时,三十二也。闻之不倦,三十三也。知人饥渴劳苦,常有以恤之,三十四也。不念旧恶,三十五也。故旧有难,竭力救之,三十六也。以上三十六善皆全者,当位极人臣,寿考令终。或有不全,则福祸相折,以次减。具二十者,刺史之位,具十以上,令佐之官,具五、六者,亦须大富。返回,查看更多

    分享得大奖!

    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女性热点: 声相学之高贵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乐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