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星座 > 传统命理 > 风水 > > 六千万为江苏无荣氏家族看风水 荣智健全程陪同

六千万为江苏无荣氏家族看风水 荣智健全程陪同

  • 发表日期:2018-01-03 22:49 |
  • 来源 :未知 |
  • 点击数:
  •   (1875年8月4日~1952年7月29日),又名铨,江苏无锡开源乡荣巷人,我国著名的民族资本家。著《乐农纪事》。早年经营钱庄,后在无锡、上海、汉口等地开设茂新、福新面粉公司和振新、申新纺织公司等企业。至11年(1922年)已拥有12家面粉厂和4家纱厂(后申新纱厂增至9家),有“面粉大王”和“棉纱大王”之称,是中国最大的民族资本家之一。曾任北洋议员、国民工商部参议等职。

      (1873年~1938年),名锦,字敬,中国近代著名的民族资本家。早年经营过钱庄业,从1901年起,与荣德生等人先后在无锡、上海、汉口、济南等地创办保兴面粉厂,福兴面粉公司(1、2、3厂),申新纺织厂(1至9厂),被誉为中国的“面粉大王”、“棉纱大王”。

      曾投资120万美元与友合办自动设计公司,后与美国一家公司合并上市,股价迅速翻倍。1984年年底,荣智健出售了自己在该公司的全部股份,作为原始股1美元每股的价值在出售时已升值到40美元每股,也就是说经过2年的时间,荣智健投入的资本竟增值40倍。创造用120万美元成为4800万美元,商业奇迹例子。2005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荣氏家族以133亿人民币的财富独占榜首。又因其2008年败掉150亿港元,上新闻头条。截止2011年胡润百富榜荣智健排在前40位。

      荣家的老家在无锡荣巷,位于无锡市西郊。其祖先种稻植桑,以忠厚传家,于明代正统初年从金陵迁来,形成上荣、中荣、下荣三个自然村,直到初年才正式建镇。现在的荣巷已经并入市区,但仍保留了一条约400米长的老街,沿街还有150多组青砖黛瓦的老房子。

      荣敬的祖父荣锡畴(1823-1863)当家时,他开始做点长途贩运的小本生意,经常驾着小船经太湖、吴淞江等河道往来上海,去时满载的土产,回来时带回上海的日用品,一来一去,赚些蝇头小利,贴补家用。尽管他们日子过得仍然很艰苦,传到荣敬的父亲荣熙泰手里的财产,只有几间旧屋,但这些原始的商业活动,却为荣家子孙注入了最初的商业细胞。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百四十多年前,荣家和江南许多家庭一样,在太平军打到苏南的时候,遭到了一场空前的。那时太平运动已进入后期,与曾国藩的湘军在常州、无锡、苏州一带。战乱中,荣熙泰的祖父、祖母、父亲、两位伯父、伯母、堂兄,以及他自己的兄弟,包括才3岁的小弟弟,不幸全部遇难。荣氏家族的男人只剩下了一个,这就是荣敬、荣德生的父亲荣熙泰先生。

      所以荣氏昆仲的阴宅风水祖坟是出了极大问题,可说丁财败绝!而荣氏昆仲的发积,完全是父亲荣熙泰的坟的力量。

      荣熙泰於一九零六年扦葬於横山北赐福堂坟西,横山、东山、浒山是无锡的来龙尽结之处。荣家所有故世皆於一九零零年後扦葬於此地一带,成为家族墓园,为坟墓,荣氏昆仲将此地的数个山头买下,建梅园。1912年,先购东山进清初进士徐殿一的 “小桃园”故址建梅园;越十年,拓址浒山,後扩梅园至横山,面积达812亩。立意“为天下布芳馨,植梅万树;与众人同游乐,开园圃空山”。故倚山饰梅、依势赋景,随机设洗心泉、梅园刻石、紫藤廊亭、太湖石奇峰、天心台、揖蠡亭、荷轩、研泉、香海轩、诵幽堂、留月村、招鹤亭、小罗浮、秋丹阁、豁然洞等,更以建于1930年,高18米的念劬塔为点睛之笔,俯领梅海,湖山有情;另建乐农别墅、敬别墅、景堂、网球场、敦厚堂等,为园主起居及子弟读书、健身处。合官的相地,复经人文点染,遂成江南赏梅胜地。1955年,荣毅仁先生按父亲荣公德生遗愿,将梅园除乐农别墅外献给国家。

      荣煕泰墓惊现关公头像,头顶南略偏西,远处为太湖,下颌朝北略偏东,回顾远处坐山惠山九峰明堂涧水之源头。

      周易系辞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由于此处是风水大地真龙,天地交感,化生,故有人形。现关帝像,说明荣氏家族以忠、义、信、勇发家致富

      众所周知,商品经济离不开一个“信”字,没有信用,商业社会无以健全;组织机构,离不开一个“忠”字,没有忠诚,组织机构无法运行;朋友关系,离不开一个“义”字,没有义气,朋友关系不复存在;行为处事,离不开“勇”字,没有“勇气”,不可能有事业的成功。而关公集“忠、义、信、勇”四德於一身,所以自明清以来,关公被新兴的工商阶层视为武财神。

      今天,在、、澳门、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等东南亚华人经商集中的地方,几乎各大公司、商号、店铺均关公神像,商人们视关公为能够招财进宝、商贾的武财神。

      (南方的老树黄晓明评曰:“从荣智健、荣毅仁、中信可以看出荣家的家风。中信,忠信也;中,也是中国的中,历来,中,是的关键、枢纽、密钥;智、健、毅、仁,都属于思想主要的范畴。”)宋雨哲:荣煕泰风水大地一:

      “田陇。在横山北赐福堂坟西艮坤兼丑未一分,三运初年用事。有涧水自艮宫蜿蜒而来。绕过甲卯乙辰巽巳丙午丁至向首,在申上曲折消出,向首另凿一月池。未丁涧上有一石桥。桥下为石坝,涧水阻储离宫,复注蓄月池。申上涧水湾转消出处,复一石坝,将涧水阻积向首,子壬亥方一大池塘,冬令池水涸时。见池底有鱼背状之砂硬。自乾宫舜过山来,在池之南边脉身微伏再起,折向离方,行数丈结。该墓适葬其。宋雨哲:荣煕泰风水大地二:

      艮坤兼丑未一分,水自艮宫蜿蜒而来。绕过甲卯乙辰巽巳丙午丁至向首,在申上曲折消出。此例玄空数据,看飞星图可知水出坤字。则必富贵双全,人丁大旺。

      “自用事迄今。兄弟二人连步青云,经营面粉纱布二业。二十年中,于无锡、上海、汉口、济南等处。创设茂新、福新、等粉厂十二所。复于上海、无锡、汉口、常州创立申新纺织厂六所。事业之巨,声誉之宏,盛极一时,几为我国实业界惟一之人物。至于人丁。扦后迄今。兄得四子。弟得七子。丁财大旺之风水,可称独步。考其发福原因。虽由于峦头真结之美,然若无理气之用,亦无以显峦头之佳。盖五谷虽生长于地,非藉天时不实,使稻而播于秋冬,麦而种于春夏。安得冀其收获,是故体用并佳。方得发福无休。是元空,向上排龙三碧令星在向首,得月池涧水二层。四绿生气在坎宫,池上所谓生旺处愈动愈吉者此也,有此二吉,三运内已足名利双收,按旺气主财禄,生气主名誉。荣君德生被选为省议员议员。盖在坎宫一池水也。五黄零神在离宫涧水储蓄处。巽宫来水,复值一白吉神生扶向首。此四吉之局,宜其旺上加旺矣。交四运,向首三碧就衰。坎池为旺,离涧化零成生,其发福之悠久可知,山上排龙三碧在向首,四绿在震涧,五黄在巽涧,一白在离涧,四吉全收,宜其人丁之大盛矣。”

      横山浒山位于巽离辰巽巳丙午。查《无锡市志》,横山“位于浒山北侧,横向成山,故名。为1960年无锡市城建局扩建梅园时所征。横山高86米,山顶有5个土墩,每墩间隔100米,墩高均5米。据传此为春秋吴越之战的烽火台。另据1982年无锡市博物馆专家考证,确认为古墓葬。南坡原是荣敬、荣德生所辟植物园,有桃林,俗称桃园” 。看荣煕泰墓地星图,巽宫和离宫画了四个砲墩,实际是五个,有一个不在内明堂视线内,所以只画了四个。

      舜过山位于乾宫。即舜山、舜柯山、舜荆山。此来龙之山。“自乾宫舜过山来,在池之南边脉身微伏再起,折向离方,行数丈结。该墓适葬其。”

      “涧水自艮宫蜿蜒而来。绕过甲卯乙辰巽巳丙午丁至向首,在申上曲折消出,向首另凿一月池”,此涧水现依稀可见,唯石坝石桥稍有变化。

      太湖花卉园后园延伸到舜柯山坡数十米高处,那里有中国近代最早一代民族工商业家“棉纱大王”、“面粉大王”,第一届全国人民政协商会委员荣德生先生的墓地,现在是花卉园的一个人文重地。

      荣德生先生这一墓地,是先生生前自己选定。荣德生先生生前对传统的勘舆之学很为爱好,晚年和他所交好的勘舆学界朋友,多次踏遍周围许多座青山,最后,在这里选定了自己安息之地。

      荣德生先生生前曾对人说过他为何选中这里,他说:“这舜柯山极像一只面南背北踞蹲着的雄师,这地方正好是雄师颈挂的金铃。而且左青龙,右白虎,前面两山间是雪亮湖水,离家近,实在很好。”细察山势,舜柯山南坡地分为三股,荣德生先生的墓地在中间一股,这一股山坡比较宽隆,因此像狮首;左右各分出的两支就较狭长如狮子伏地的前肢;而后,三股合一而上,正如高耸的狮项、狮背。狮项挂铃,就有声名悦耳四扬之兆。

      还有一次,荣德生先生雪后登梅园念劬塔观赏雪景,北望皑皑群山,大地银装素裹,一片皓白。他发现北面舜柯山麓,独有一团青翠,就动了到那里去勘察。确实,因为此处背是崛突高峰,两侧各有坡岭,吹不到冷冽的西北风,而南面正对梅园浒山和横山间的穿谷,温暖的南风却能吹到,所以冬季这里能保持一定气温,植被凋零状态比周围轻得多,就能在雪中成为四周唯一的绿点,得到了荣德生先生的关注。青山有情埋名骨,荣名青山两辉映。

      荣德生先生在1952年逝世以后,停柩在梅园厅(诵豳堂)一年后,安葬到这里。荣德生先生终生生活简朴,不尚奢华,除开拓经济业务之外,最热心的是公益事业,对于自己身后事,同样遗命薄葬。墓园规模不大简朴,充分体现着荣德生先生的人格作风风范。

      荣德生先生的墓园前原无石级,原墓园东西长约9米,南北宽约7米,园围1米多高齐人肩青砖墓墙,内由同样高的墙分成相等大小的里外两小方,门(不装门,只有通道口)在西小园南向正中,对门后墙上嵌全国政协商会所立的花岗石碑一块,此外就是草地,并无其它设置,地面上是近2米高,直径约3米5左右的墓堆,堆自地面起四周以石砌外墙,1米2以上为土堆圆凸墓顶,简朴异常。墓堆前有一不足一米高石供桌,此外也最无其它设施。墓园内靠四门墙栽数棵翠柏,因德生先生最爱梅花,“一生低首拜梅花”,所以,墓园内四角上还种梅树各一株。

      根据荣德生先生遗命,随葬品仅线装地舆学书一套,长衫内有平时所用镀金壳钢机芯打簧怀表一只。另外按习俗口纳“含珠”一颗,瓜皮帽前缀小玉片一块,此外仅衣服寿衾而已.如此薄葬,充分体现德生先生品格。

      荣德生墓,为峦形极佳风水大地。其父母山即卧在舜柯山下的狮子形孔山。在2338平方公里太湖西北岸,有一条蜿蜒活泼的长龙,从摩天岭开始—山—鸡笼山—桃花山—舜柯山,西南东北方向,这条长龙绵延30里,是为少祖山。此少祖山乃天目山之余脉也。当这条长龙行至舜柯山时,嘎然而止,突然右转回顾太湖,形成匍匐狮子状之孔山。孔山胎息生子,遂结狮项挂铃之佳。但由于这条长龙行走从容,辅弼稍弱,到首处虎高龙低,虽不能结帝王之龙场,缔封疆之狮象(师相)则有余。小明堂,由于虎高龙低,元辰水—舜龙溪偏左边,扦于左,于是龙虎平衡。中明堂,水聚天心,舜龙湖依据舜柯山而取名,他外形好似一个微缩的太湖,而这两处延伸到水中的半岛就是南泉、马山的缩影,荣德生墓中明堂水聚天心,把舜溪湖规划为小太湖,客观上符合分形几何全息规律。这样使内明堂与外明堂能息勾通,内外交感,从而把整个摩天岭—鸡笼山—舜柯山之龙脉与太湖形成的整个大地浓缩于狮项挂铃方寸场内。

      荣煕泰与荣德生的墓地皆是龙真的,而荣毅仁的墓地扦定,竟是“山沟当钳”,此事警戒学人:为人堪舆,务必亲自登山,来龙去脉,要踏个明明白白,证功夫,要清清楚楚!所谓“庸医一人,庸师一群”,地师责任重于医师。医生误诊只一人,地师误扦则一族。虽然如此,也是荣家业力所致。荣毅仁墓,下葬不过三年,荣智健中信泰富事件竟然也映现于荣毅仁墓地风水。

      田陇。在横山北赐福堂坟西艮坤兼丑未一分,三运初年用事有涧水自艮宫蜿蜒而来。绕过甲卯乙辰巽巳丙午丁至向首,在申上曲折消出,向首另凿一月池。未丁涧上有一石桥。桥下为石坝,涧水阻储离宫,复注蓄月池。申上涧水湾转消出处,复一石坝,将涧水阻积向首,子壬亥方一大池塘,冬令池水涸时。见池底有鱼背状之砂硬。自干宫舜过山来,在池之南边脉身微伏再起,折向离方,行数丈结。该墓适葬其。

      自用事迄今。荣德生和荣敬兄弟二人连步青云,经营面粉纱布二业。二十年中,于无锡、上海、汉口、济南等处。创设茂新、福新、等粉厂十二所。复于上海、无锡、汉口、常州创立申新纺织厂六所。事业之巨,声誉之宏,盛极一时,几为我国实业界惟一之人物。至于人丁。扦后迄今。兄得四子。弟得七子。丁财大旺,可称独步。考其发福原因。虽由于峦头真结之美,然若无理气之用,亦无以显峦头之佳。盖五谷虽生长于地,非藉天时不实,使稻而播于秋冬,麦而种于春夏。安得冀其收获,是故体用并佳。方得发福无休。是元空,向上排龙三碧令星在向首,得月池涧水二层。四绿生气在坎宫,池上所谓生旺处愈动愈吉者此也,’ 有此二吉,三运内已足名利双收,按旺气主财禄,生气主名誉。荣君德生被选为省议员议员。盖在坎宫一池水也。五黄零神在离宫涧水储蓄处。巽宫来水,复值一白吉神生扶向首。此四吉之局,宜其旺上加旺矣。交四运,向首三碧就衰。坎池为旺,离涧化零成生,其发福之悠久可知,山上排龙三碧在向首,四绿在震涧,五黄在r一巽涧,一白在离涧,四吉全收,宜其人丁之大盛矣

      荣家祖上就有人做过大官,曾经家世显赫,但到了荣毅仁的曾祖这一辈,家道开始中落。荣毅仁的祖父荣熙泰很小的时候就进入铁匠铺当学徒,成年后在外给人当账房先生、当师爷,勉强养家糊口。

      由于家境贫寒,荣熙泰的长子荣敬在14岁时就不得不离开学堂,到上海南市区一家铁锚厂当起了学徒。当时是1886年。比荣敬小两岁的荣德生在私塾学校读书,因为父亲对他抱有很大的希望,认为他将来一定可以考科举当大官。

      荣德生却并不这么想,他一直以哥哥为学习的榜样,想早日为家庭分忧,三年后,15岁的荣德生乘着小木船从闭塞的无锡郊区摇进了喧闹的大上海。

      在兄长的引荐下,荣德生进入上海通顺钱庄做学徒,此时的荣敬则在另一家钱庄做学徒。这为几年后他们和父亲一起在上海鸿升码头开一个名叫广生的钱庄打下了业务基础。经营上的稳妥再加上从不投机倒把,两年不到,荣氏兄弟便掘得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桶金。

      就在生意蒸蒸日上之时,荣德生南下广东,留下荣敬一人打理钱庄。在那里他呆了整整一年,广东人思想活跃,敢于开拓,善于经营,这些都使荣德生大受。他发现,从外国进口物资中,面粉的量是最大的,尤其在兵荒马乱的年代,销非常好,而国内面粉厂却只有天津贻来牟、芜湖益新、上海阜丰以及英商在上海经营的增裕四家。

      荣德生看出了面粉行业的商机,当他把这一想法告诉荣敬时,兄弟俩一拍即合。20世纪的第一个年头,荣氏家族事业迈出了其决定性的一步。

      农历二月初八,荣德生挑了这一良辰吉日破土动工,地点是在无锡西门外的太保墩,取名保兴,有兴旺的意思,这是无锡历史上第二家近代企业。17亩地皮,四部法国石磨,三道麦筛,两道粉筛,这是面粉厂的所有家当。

      从1914年至1922年8年间,荣家的面粉产业发展迅速,其产量占到当时全国面粉总产量的29%。这种高速度不仅在中国绝无仅有,界产业史上也非常罕见。到抗战前,荣家的面粉厂已飙升到14家,另外还衍生出了9家纺织厂。

      “稳健、谨慎行事、决不投机”,这是父亲荣熙泰留给两个儿子的遗训。兄弟俩一直以这句话来警戒自己,并因此在商场上建立了良好的信誉,每当资金紧缺之时,沪上一些银行老板甚至会主动上门争相要求帮忙。

      “孔家、宋家都是当时上海滩数一数二的金融资本家,由于跟他们关系密切,银根紧缩的时候,别人借不到,荣家却可以借到。”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马克锋说。

      荣氏兄弟性格迥异,荣德生处事慎重,考虑周密,而荣敬则敢于冒险,做起事来很有魄力,在兄弟俩默契配合下,荣家企业扩张步伐在不断加快,渐渐地厂房就从华东铺向了全国各地。

      荣德生的儿子荣毅仁先生的时候,曾经一再嘱咐,他父亲的墓一切按照原样,不要多动。这次换植新树也是经过荣氏后人荣智健先生的同意才定下来的。

      荣德生,荣毅仁之父,荣智健祖父。荣德生墓与其父荣煕泰墓同属鸡笼山舜柯山来龙,唯荣德生墓是山地结。龙真的,狮项挂铃。

      荣氏家庭让陈帅佛、任法融二位老先生为前国家领导人荣毅仁点了一个风水大地,酬金为六千万元人民币。(陈帅佛全部捐到中国慈善总会)

      荣毅仁墓坐落于华侨公墓的山与虎山之间,右虾蟹水沟内,此处坐后有冠嶂山,左右两支山环抱,前边太湖直照。

      却有群龙会一窝,五条或更多,大会各自开头面,各成营局无差讹,尊卑亦不争几许,及至登坛必有主。爰执牛耳令群公,求取尊星向此中。疑龙经:更有两龙合一气,两水三山共一场。地学:两龙合气本是一龙,开口为二,复合为一,三龙合气本是一龙,开口吐舌复合为一。四龙五龙以及九龙合气本是一龙,张牙舞爪复合为一。盖形分而毡合,毡合则气合矣。最为奇踪。地理源本:有等合气龙,三五个山头,出脚变成田地,不分高低合成一片。为五龙合气,为两山合气,为两水三山合气。其龙奇,其结必奇。

      此地非常非常不入俗眼也不合常理,绝大多数先生认为是虚花之所之地,果真这样吗?荣家人才济济就那么容易骗吗?此地究竟是风水中一种什么格局呢?

      此地乾山八运安葬,后山重重前朝太湖,是上山下水局,葬后不到三年其子荣智健败掉150亿港币,山水气运盛衰也。2017年交进九运后,自应当一扫霉气风云际会……

      此地俗眼所见之缺点明显无一可取,难道陈、任二仙都不懂?那是不可能的,为什么这样定呢,其中自有其道理的。

      六千万元的风水大地真的值得吗?另有不同的观点,认为庸师所点,所谓的真龙,实际上违反了峦头的基本。

      三:元辰水直泻,即前之水直泻而去,土牛牵动。 也无个字中抽,也无毯唇伸出,也无金鱼水,也无水聚天心。

      四:对面山、笔架山直奔东南,此谓“白虎反肘无情”,《地理人子须知》曰:“反肘无情向,谓之龙虎反眥,主悖逆争斗,凶莫大焉”。白虎为武星,反肘无情,不利武市。(荣智健败掉150亿港币正是栽倒外汇武市)。

      邵伟华说根据为:“怕明堂倾跌,怕元辰直泻,怕堂气不收,怕箭水直流。……怕界水淋头。”犯了风水大忌,而且不止一处。

      麦玲玲总结:先不说六千万的风水大地值不值,在此不加评论。德,命,运,福,坟,其实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并不能如我们所愿,有些为什么明明是风水大地,而总有不好的事情?还是有太多的事情不如意,安准风水大地,并不是能高枕无忧了,正所谓福人等福地,该你享的福就该是你的,为什么毛二三十岁的时候不能撑权?等,为什么蒋公之前不能统一而身退?等,这是天意,拿陈帅佛的话,天意是最大的,也是无法改变的,安于风水大地,自己需要各因素的完全配合,陈大师还说,风水大地不难找,不难点,难的是天意,风水大师并不能控制天意,既然天意不能控制,那么就算能找到最完美的风水大地,让你安中这完美的风水大地,天意却依旧没办法控制,虽然是千古以来众风水大师的毕生追求,当然这也是不可能的,只能是梦想,仅此而已。的确是矛盾的,但却是真实的。所以我们还是要,,心正,才会得到天意的眷顾,还是陈帅佛那句话:小地要寻,大地要福,福地等福人。

    分享得大奖!

    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女性热点: 墓葬风水学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乐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