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星座 > 传统命理 > 八字 > > 天秤男的自恋与自卑

天秤男的自恋与自卑

  • 发表日期:2018-01-11 19:41 |
  • 来源 :未知 |
  • 点击数:
  •   作曲家倒是愉快了,却没有想到这样不走寻常的一首作品,会为他的第二次落难埋下伏笔。此番“被排挤”直到1953年斯大林去世才告一段落。不过,因了这些大起大落的变故,老肖也不再是一副梗着脖子的模样:他开始用“密码”写作,将自己的名字以“DSCH动机”的形式穿插入作品中。天秤男的自尊不允许他割舍理想,而天秤男的自卑又不给他大唱反调的机会,于是,他小心翼翼地,试图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找到一处平衡。至于能不能找到,或有没有找到,则是见仁见智的事情了。

      与双子和水瓶一样同属风向星座的天秤,由维纳斯守护。维纳斯在希腊中象征爱与美,故天秤座与其它星座男女相比,在艺术和审美口味上往往更胜一筹。因此,这个星座中出了不少音乐家,从威尔第到格什温,从特到里奇,都生在九月末至十月末的深秋时节。

      从星相学上讲,天秤座男女是极其矛盾的:他们既有座的纠结,也像射手和双子一样爱;既渴望被爱,又笨笨地不知如何表达关怀。最有趣的一点是,天秤自恋(也许他们并不承认),常常在外人面前表现出优雅得体、稳重大方的一面,将小心思和小情绪藏得极深。可是,稍稍懂些心理学知识的人便会知道,此处的“自恋”在很大程度上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几乎是“傲娇”的同义语了。

      我有一位天秤座朋友,属“重度选择困难症”患者,去街边茶餐厅吃饭,往往要在咖喱鸡饭和椰汁牛腩饭之间纠结好一阵子。可以说,“纠结”是天秤座的最显著特征,这也解释了他们的情绪在自恋和自卑之间摇摆不定的缘故所在。想说又不肯说,自己憋得难受,外人一头雾水。前苏联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正是这样一个终生活在纠结和摇摆之间的例子。

      对于古典乐迷来说,老肖多少有些“另类”。他不像贝多芬和莫扎特那样人人皆知、妇孺尽爱,也不至于像阿尔坎或施托克豪森那样高冷神秘。换句话说,老肖的那些交响曲和弦乐四重奏虽然不好听,却不得不听,正如不爱喝豆汁儿便不敢自称土生土长人。老肖这一生,体尝了起落兴衰种种变局,颇为传奇。天秤座的纠结特质令他不断在“去”与“留”之间徘徊:他无普罗科菲耶夫和拉赫玛尼诺夫那样洒脱去国,却又对斯大林做不到忠心耿耿;他写不出高歌猛进的旋律,又不得不向现实低眉顺目。这些纠结也统统被他写进旋律中,以某种含蓄隐秘的方式。

      前苏联时期,老肖一共经历过两次,一次因为某部歌剧与苏维埃音乐不合,另一次与《第九交响曲》有关。二战后,老肖受命写作一首庆祝苏军抵抗胜利的颂歌。斯大林甚至期待老肖的这首交响曲能超过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成为古典音乐世界中又一高峰。可惜,老肖让斯大林失望了。他的《第九交响曲》既不宏大也不悲壮,反而听上去很有些诙谐味道。这曲子虽有五个乐章,总时长却在半小时之内,每个乐章都短小紧凑,多用短句,听上去兴致勃勃的,无怪老肖本人将其称作“愉快的一首”。

      作曲家倒是愉快了,却没有想到这样不走寻常的一首作品,会为他的第二次落难埋下伏笔。此番“被排挤”直到1953年斯大林去世才告一段落。不过,因了这些大起大落的变故,老肖也不再是一副梗着脖子的模样:他开始用“密码”写作,将自己的名字以“DSCH动机”的形式穿插入作品中。天秤男的自尊不允许他割舍理想,而天秤男的自卑又不给他大唱反调的机会,于是,他小心翼翼地,试图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找到一处平衡。至于能不能找到,或有没有找到,则是见仁见智的事情了。

    分享得大奖!

    收听:
       订阅到QQ邮箱
    女性热点: 天秤男

    • 爱美
    • 健康
    • 情感
    • 乐活